《暂坐》读后感:里面的人生隐喻

用三四天的片段时间,匆匆读了《暂坐》。应该都有寓意怪怪的人物名字未能记全,但书里的意蕴却萦绕心头,令人回味。回味里边的几条线索,几个关键词,回味里边的种种隐喻。

活佛。

“活佛”是书里从头到尾没有出现,却让“暂坐”茶庄老板海若一直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儿。活佛应是这本小说的一根“主线”。海若在茶庄布置好了佛堂,在香格里拉酒店早早预定了房间,准备迎接活佛。然而,直到最后,茶庄爆炸,自己被带走,也没有等到活佛的到来。

海若为什么要恭迎活佛?书里没有明确交代。但一言一行表现的恳切之意已经将自己的心迹表露无遗。

国人求神拜佛由来已久,求平安,求顺达,求升迁,求富贵,求子嗣……总之,是有所求,才会去拜神礼佛。

海若求什么呢?她不在体制之内,不虑升迁;她经营着一个不大不小生意不错的茶庄,财务自由,不羡富贵;她身无系绊,精神独立;她左右逢源,人缘极佳,众姐妹如众星绕月围在她的周围……一切似乎平安顺达,了无牵挂。然而,她又如此迫切的想见到活佛。

她自然是有事儿要求。世事变迁,周遭种种形势的变化,在她的潜意识里早已埋下了不安的种子。她心心念念的其实不是要见到活佛,而是借活佛的到来寻求一种内心的宁静和安稳。

可是,何以心安?用哪一种办法才可以解脱以前和齐老板的交集中一不小心缠绕在自己脖颈上的套儿?当时为齐老板购买大量黄金的时候,她可能看到的不是套儿,而是齐老板送来的闪闪发光的金链子吧,那可是一条通往市里权力中心的人脉之链啊!然而,情况突变,当时金光闪闪的链子此时变成了沉重的枷锁。此链易戴不易解,想摆脱,但就像一个人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不了地球引力,她,只好把希望寄于外力。那远在西京数千里之外的活佛,就是念想中最结实有力的一根稻草,她拼命想抓住它。

其实西京里寺庙、神仙也很多,“去庙里烧香,不一定在每尊佛前都烧,给一尊佛烧了就等于给所有尊都烧了”。按说不用舍近求远,不过人们更相信,远方的和尚会念经,况且,要迎来的是一尊“活佛”。

佛说普度众生,众生便熙熙攘攘趋之若鹜。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真正被佛“度”过,走出所遇之劫。作为一个人,我们主宰不了世界,主宰不了别人,也不能完全主宰自己。但相对来说,我们对自己有更大的主宰力。比如,可以控制自己的贪嗔痴。人们拜倒在佛的面前的那一刻,问佛之时,更应该首先扪心自问,求佛之时,更应该求于自己。正如海若对姐妹们所说,“有了事才来求佛,佛不会满足你的欲望的,求佛只能求自己”。

佛不度人,人可自度。

更多的时候,我们忽视了自身的力量,缺少了对自己本身的审视和自省,只是一味向外求。海若的长袖善舞,众姐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光鲜人生,更多的是一种外在的令人艳羡。

“海若”,书中的主角。海若和《废都》里的庄之蝶一样,亦出于《庄子》, “海若”是北海之神。作者是否要告诉人们,我们每个人自己本身就是自己的神,远处的活佛等不来,心心念念的活佛其实就是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病与霾。

书中的“夏自花”从一开始就躺在病床上,而且是要命的病。书中时节虽然已是初春,但冬天的“雾霾却还是笼罩着整个城市”。病与霾也是贯于书中的两条重要线索。

人,食五谷杂粮,生老病死乃常态。夏自花的病是一种明面上的病,是要住进医院治疗的病。其实,书中的十姐妹,又有几人不是“病人”。在现实社会的“火锅店”里,我们送进嘴里的每一筷子,谁敢保证不是今后生病的引子。生意上你来我往的回扣;高利贷的丰厚利息;借款合同的暗中修改;傍大款、婚外情、私生子、同性恋……这些生活中的五谷杂粮,被吃下去了的那一刻,当时可能觉得滋味还不错,可又有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变成折磨自己的苦果?

所有的人都走在生老病死的路上,在这个过程中,“人也在褪色,美丽容颜一日不复一日,对新鲜的事物不再惊奇,对丑恶的东西不再憎恨,干活没了热情,包括对老人的尊敬,对小孩的爱护,当然也包括浪漫的爱情呀。是什么让我们褪色呢,是贪婪?是嫉妒?是对财富和权力的获取与追求”?类似的一段话,在书中出现了两次,另一次出现在冯迎的读书笔记里。这是对病理的分析,是对病因的追寻。

人会生病,由人类组成的社会也会生病,雾霾就是其中之一。雾霾也是明面上的社会之病,在社会的肌理之下,还有更多的病若隐若现,或者我们习以为常,浑然不觉。就像夏自花之外的所有姐妹们,其实都各有各的病,却在承受痛苦之时不知病之所因,她们或埋怨别人,或抱怨社会不公。

冯迎在读书笔记中写到:“雾霾这么严重啊,而污染精神的是仇恨、偏执、贪婪、嫉妒,以及对权力、财富、地位、声名的获取与追求”。冯迎是整个书中只见其名,未见其人的“人物”,虽是“十钗”之一,却似乎游离在外,她应该对人和社会的病因早有领悟,却无法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现实。她随着著名的“马航”迎风而去,魂归大海,也许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命运归宿吧。冯迎的命运告诉我们,病与霾有时是躲不过的,还有一种躲不过,那就是随时随地可能埋葬我们的种种意外……

 

燕子。

书中有几处提到司空见惯的燕子。“家有吉兆,莫过于燕子垒窝梁上生花”。“燕子是亲近人的,却并不像猫呀狗呀和人日常厮混,它总在门楣、屋梁和窗沿上,与人若即若离”。

燕子真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一种鸟儿了。家在农村的人,更是对燕子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在北方,它们冬去春来,把窝做在我们的门洞上,屋檐下,在人们的眼皮子下生儿育女,觅食休憩。然而,它又与身边的其他动物,猫儿、狗儿、鸡儿、鸭儿、麻雀、鹦鹉等有很大不同。它不与人厮混,也不完全融入人的生活,始终保持着一种独立和距离,看似很近,却从来不在人的约束和掌控之内。你眼睛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生活的全部细节,却难以触碰到它,哪怕是一根羽毛。没有人把它圈在笼中当做宠物,却又都希望它在自己家安营扎寨,冬去春再来。

若即若离,这也许就是最好的距离。

身处社会之中,不可能完全隐身世外。这个社会的各种东西,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发生关系,比如政治、经济等等。海若、海若的朋友、海若的姐妹,有的在政治的漩涡里沉浮挣扎,有的陷入经济的泥沼难以自拔。受到的影响来自于影响力,而影响力的大小也与所处的距离有关。世间万物都有磁场,保持合适的距离,会感受到磁场相互吸引带来的舒适。太阳、地球、月亮,三者在宇宙运化过程中形成了最佳的吸引距离,才可以和谐的运转着,连地球上的江河湖海都安之若素。可一旦超过了某种距离,磁场就会迅速强力吸附你,甚至融化你,让你无法脱身。钱塘江的大潮只是一瞬间的引力变化,而黑洞,一个超级磁场,若接近它,必然被吸附、被融化,有去无回。

说到燕子,书中有词:燕处超然。此语出自《道德经》,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已经与燕子神交过了,他那种超然于世的飘逸,更像是一只燕子,划过世人的屋檐,飞向深邃的天空。

 

暂坐

书名“暂坐”。

东坡在《送钱穆父》中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弈光在写给夏自花的挽联中说,天地一蘧庐,生死犹旦暮。此身非我有,易晞等朝露。

我们,哪一个不是暂坐于世间的匆匆过客?哪一个,不是在生命的倒计时中行色匆匆的赶路人呢?每一个生命,谁又不是“譬如朝露”,感叹着“去日苦多”?

都是匆匆客,道路各不同。有人越走越宽,有人一脚就踏进了死胡同。书中一句话,“俯仰无节,进退哪能有宽路”。我们的一生看似很长,其实也就在俯仰之间。俯仰的有节与无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自己的生存状态与内心平衡。年轻的伊娃追问,“谁更能在社会关系中寻准自己的身份和位置,谁又是被无形的东西支配着成为奴隶和玩物,谁又是心冷如冰也有着自己的硬度,心碎如玻璃了也要恶意去轧车轮放气?”

一俯一仰,看似简单,何时俯?何时仰?对谁俯?对谁仰?怎么俯?怎么仰?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一言一行,虽然匆忙,虽然倏忽,可不经意间就会化为永恒,成为我们作为“一个人”的历史鉴定书。对于暂坐于世间的匆匆过客,人生鉴定书却不是过客,有的历经千古依然熠熠闪光,有的过了万年还让人唾骂。

读《暂坐》之前,刚刚翻阅了周汝昌的《红楼小讲》,在领略茶庄十姐妹故事的同时,经常想到《红楼梦》,想到贾府,想到大观园里的众钗。

时代似乎变迁了,但世间的种种纠结依然还在。红楼大观园里曾经有的,暂坐茶庄里依然或多或少存在。社会的外在形式一日千里,人性的本质似乎依然在原点踏步。正如书中所说:不管当今社会有什么新名堂,新花样,新科技,而释迦牟尼要让我们解决的问题一直还在。我们不能去寺庙里修行,打坐,念经,我们却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做禅修,去烦恼。……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坐在一起?表面上是请客吃喝,其实这是我们过去业的缘故吧,也更是我们每个人有着想解决生活生命中的疑团的想法和力量才聚成的。

西京从冬到春弥漫的雾霾,“满天空都是谜团”。面对种种困惑,如何去解决它,这也许是作者用几年时间把20余万汉字纵横捭阖聚合在一起的根由吧。

赞(3)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八斗文轩 » 《暂坐》读后感:里面的人生隐喻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