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 《发财日记》:在贫穷中探寻人性的财富

编者按:

光怪陆离的时代里,淹没掉的是那些为生活渐迷方向的无头苍蝇,而过筛留下的,便是黄金时代里的幸运儿了。如果冲破身世和命运的枷锁,无论打拼过后的结局如何,都算有财富。

 

《发财日记》是一部结合奋斗财富、人伦修养、理想与现实的抉择等元素在内的温情电影。在经济正值飞跃式发展的改革开放初期—金钱已成为人们口中的“万能之物”,两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无名小辈,在追求财富的路上历经人事变迁,最终解读出不同“财富”的含义,放下执念,重获本心。

知足天地宽,贪婪世间小。财富本无量,只是人们心中的贪婪对金钱有了一把量尺,才会终日埋头苦怨自己的贫穷。但心灵的贫瘠却远比物质的匮乏更让人身无分文。

 

兜兜转转历经百态过后,内心对财富的坦然,可能才会慢慢浮现,并成为今后人生道路上永不再现的磕绊。 

狂燥的DJ舞厅出现了一个黝黑的中年小个子男人—电影的主人公小宝。他身着红色过时衬衣、蓝色旧牛仔裤,与眼前灯红酒绿的环境格格不入。但不为人知的是,他正在寻找并想要守护的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弃婴,而这个孩子长大后,却成为了一个无所事事的混子。画面一转,儿子天意也出现在了人头涌动的群体之中,两人相视一眼,都没有漏出丝毫情感。两个人的嫌隙不言而喻,但这个游手好闲的少年与朴实真诚的父亲间的隔阂,实则怪罪于一个没有解释,一个没有倾听。

天意在人群中发现了债主,踉跄回家拿走了父亲放有积蓄的铁盒。随后,天意在铁盒中发现了父亲的“发财日记”,也由此知道了他与他父亲之间,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言说的故事。文章以这本日记为回忆点,采用倒序的手法将主人公与儿子之间坎坷与温情的凄美故事娓娓道来。

 

出生便是孤儿的主人公小宝为了出人头地,跟着混的“风生水起”的二叔从东北老家来到了深圳。就在到达的第一天,没见过世面的小宝就闹起了乌龙,导致他本以为靠的二叔丢了工作。无奈在天桥洞下落宿的两人一觉醒来发现了身边的弃婴(天意)。由于自身尚且还食不果腹,二人萌生了丢弃孩子的想法,但终究还是在道德与善良的驱动下,将孩子留了下来。此后的生活里,挣钱养孩子成为了他们的头等大事。

小宝的外表虽瘦弱不堪,但却拥有着一颗强大的内心。为了卖出女性商品,他不惜男扮女装,在公众面前放下尊严。在个人尊严生存本金这个选择题中,果断选择了后者。或许,在这个滑稽可笑的行头背后,更该被人看到的,是一位勇猛的生存者。而这部电影素质人物的用心之处,便是从无数个潜在的人性抉择处,不断建立起主人公正直坚守的形象。

一直以阿姨身份照顾着天意的马露,在男孩的成长过程中给予着“妈妈”的爱。辅导作业、接他下学、讲睡前故事……孩子、爸爸和二伯三人生活中的每个细节和插曲都被这个邻居阿姨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她的存在守护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却也留下了孩子叛逆的祸根,这是电影中最让人痛心的悲剧。

 

小宝与马露签署《劳动合同协议》时的谈话,被逐渐成熟的天意误解为对自己的抛弃,尤其在主人公为了更专心地挣钱,把天意送进寄宿学校之后,天意对他们的恶意更加强烈。令人惋惜的是小宝却未察觉天意的情感骤变,而是任由着疏远的关系继续恶化。天意从乖孩子变成小混混,成为主人公追求财富的过程中遗忘的最重要的财富。

 

天意坐在驶离家的高铁上,看完了父亲一生的故事,此时的他百般滋味无法释怀。但与此同时,天意收到了催债者要挟父亲的视频,暴怒和悔恨充斥着内心,他一路狂奔赶到了父亲身边。在病床前,他将马露的手心搭放在了父亲手背上,三个人终于冰释前嫌,得到了昔日亲情的回归。

 

这本日记,或许已经超脱了它原本的意义,其中记录的故事已然成为主人公与叛逆儿子之间和好如初的重要桥梁。如若没有日记,或许结局全然不同,所以说,“谈话的艺术是听和被听的艺术”。谈话沟通助推孩子和父母间情感的衔接与共进,通过沟通让孩子的内心感受得到良好的反馈与及时的接收是教育路上的重要内容。除了日记所给予的教育意义,它也是主人公在为金钱打拼的过程中,内心逐渐丰富起来的重要见证。或许,电影想要告诉我们,这本日记中蕴含的财富价值观与教育理念,才是主人公闯荡道路上最大的财富。

一个第一次当爸爸,一个第一次当儿子,两个被命运捆绑在一起的人打败了尘世的利己主义,得到了难得可贵的亲情。大冰的《台北爸爸》中讲述的父子阿宏和圣谚的淳淳父子情也同样令人赞叹:先有“浪子”父亲一心教育孩子,后有优秀儿子悉心照顾父亲。因而,这两对父子的相处模式对比之后,很清楚的一点是,在教育这条路上,对亲情间的隔阂默不作声,就是将孩子推向深渊的开始。

 

可以说,没有充实的内心,再多的财富,也无法得到珍贵的亲情;即便没有物质上的财富,得到无价的亲情,也摆脱了成为人情的乞丐。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