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之鹰》读后感:出了一丝荒诞的意味

又是心神不定的一天,依然是去书店选了本推理小说放松心情,以下只是分享几个有意思的点,不涉及剧透,可以安心食用。

马耳他之鹰是美国作家哈米特的代表作,与大多数心细如发的侦探角色不同,这部作品以“硬汉推理”著称。就我自己的阅读体验,我来举个例子解释一下啥叫硬汉推理:

一个嫌疑人晚上7点在公园杀人后谎称这个时间段自己在家–

一般侦探:不惊动关键人物,悄咪咪的询问案件相关人,搜集证据,抽丝剥茧,最后在罪犯面前一句,真相只有一个,智者形象跃然纸上!

张正麻辣串先生

硬汉推理:和罪犯绑死在一起,利用各种场景压迫嫌疑人的精神,“说!那晚在公园开枪的他妈的是不是你!再不说咱们都得完蛋,警察会把咱们两都绞死
!”,然后罪犯就招了,通过这样累积出的线索,也能把真相推出来,硬核推土机。

总体说这部作品的结尾部分还是不错的,可以小高潮一下,对了,被称为硬汉推理还有一个可能。书中所有出现的女性角色(确实是所有,我认真回想了的),全都被主角睡过,从暗恋他的女秘书,到死去搭档的寡妇老婆,再到全书最精明的女罪犯,全都拜倒在主角膨胀的肌肉下。硬,真是硬!

除去推理外,这本书中主角举的一个小栗子让我印象很深刻。

一个为人正直,生活规律的好男人在上班路上差点被塌倒的房梁砸死,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盖子下生活的齿轮,于是他将财富和回忆留给了家人,自己流浪去了。

是的,这个剧情简直是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翻版,但有意思的是他后面的反转。

流浪一段时间后,他在异地重新娶了个妻子,新妻子与原配性格乃至长相都很相似,他又回归了原本被他抛弃的生活。借侦探之口,哈米特说:“他适应了房梁倒塌后的生活,后来倒塌的房梁不再了,他又适应了没有倒塌房梁的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总读出了一丝荒诞的意味。

最后就是,漂亮女人真可怕,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和哈米特的马耳他之鹰都告诉我们,漂亮女人趴在你怀里哭的时候,手里的大口径手枪可能正指着你薄薄的肚皮~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