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董二袁刘传 中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也。高祖父安,为汉司徒。自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由是势倾天下。绍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太祖少与交焉。以大将军掾为侍御史,稍迁中军校尉,至司隶。

  袁绍字本初,是汝南汝阳县人。他的高祖父袁安,曾担任过东汉章帝的司徒。从袁安之后,又接连四代都有人在朝中担任三公的高位,所以袁家势力威震天下。袁绍面容威严,身材魁梧,由于能降低自己的身份结交天下士人,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投靠他,太祖曹操年少的时候也曾与他有过交往。后来袁绍进入官场,以大将军属官的身份担任侍御史,不久就被提升为中军校尉,后来又担任了司隶校尉。

  灵帝崩,太后兄大将军何进与绍谋诛诸阉官,太后不从。乃召董卓,欲以胁太后。常侍、黄门闻之,皆诣进谢,唯所错置。时绍劝进便可於此决之,至于再三,而进不许。令绍使洛阳方略武吏,检司诸宦者。又令绍弟虎贲中郎将术选温厚虎贲二百人,当入禁中,代持兵黄门陛守门户。中常侍段珪等矫太后命,召进入议,遂杀之,宫中乱。术将虎贲烧南宫嘉德殿青琐门,欲以迫出珪等。珪等不出,劫帝及帝弟陈留王走小平津。绍既斩宦者所署司隶校尉许相,遂勒兵捕诸阉人,无少长皆杀之。或有无须而误死者,至自发露形体而后得免。宦者或有行善自守而犹见及。其滥如此。死者二千馀人。急追珪等,珪等悉赴河死。帝得还宫。

  灵帝驾崩之后,太后的兄长大将军何进和袁绍密谋要诛杀宫中的宦官,太后不同意他们的计划。何进就联络董卓让他带兵入京,想要以此来胁迫太后。朝中的常侍、黄门等宦官听说后,到何进的府中请罪,说只要留住性命,其余任由大将军处置。当时袁绍劝说何进趁机在府中处决了这些宦官,劝说了好几次,但何进都没有同意。他让袁绍派洛阳城中一些有智谋的军职官员,密切注意并检查宦官们的行动。又下令让袁绍的弟弟虎贲中郎将袁术选出二百名温和宽厚的士兵,到宫中取代原来那些手持兵器把守宫门的护卫。中常侍段珪等人假传太后的命令,让何进入宫商议事情,趁机将他杀掉,宫中随之大乱。袁术率领虎贲军烧掉南宫嘉德殿的青琐门,想要以此逼迫段珪等人出来。但这些宦官不仅没有出来,还劫持了少帝刘辩和他的弟弟陈留王刘协逃往黄河边的小平津渡口。洛阳城中,袁绍斩杀了宦官任命的司隶校尉许相,又下令士兵在宫中搜捕宦官,无论年龄大小,一律斩杀。也有的人只是因为没有胡子像宦官而一同被杀,以至于有人要脱下衣服证明自己不是宦官才免除一死。宦官中也有些时常行善坚持操守的,也一同被杀,这些士兵的滥杀到了这种残酷的地步。在这件事中被杀害的有两千多人。袁绍得知宦官们劫持少帝的消息,立刻出兵追赶,段珪等人最后被逼无奈,都投河自尽。少帝刘辩才得以返回宫中。

  董卓呼绍,议欲废帝,立陈留王。是时绍叔父隗为太傅,绍伪许之,曰:“此大事,出当与太傅议。”卓曰:“刘氏种不足复遗。”绍不应,横刀长揖而去。绍既出,遂亡奔冀州。侍中周毖、城门校尉伍琼、议郎何颙等,皆名士也,卓信之,而阴为绍,乃说卓曰:“夫废立大事,非常人所及。绍不达大体,恐惧故出奔,非有他志也。今购之急,势必为变。袁氏树恩四世,门世故吏遍於天下,若收豪杰以聚徒众,英雄因之而起,则山东非公之有也。不如赦之,拜一郡守,则绍喜于免罪,必无患矣。”卓以为然,乃拜绍勃海太守,封邟乡侯。

  后来董卓来找袁绍,想跟袁绍商议废掉少帝刘辩,改立陈留王刘协为皇帝。这时候袁绍的叔父袁隗担任太傅,袁绍假装同意他董卓的提议,说:“这么大的事,应该和太傅商量一下。”董卓说:“刘氏家族的后代不值得再延续下去了。”袁绍没有回答,抽出佩刀做了个揖就离开了。袁绍出来后,就立刻奔向冀州。朝中大臣如侍中周毖、城门校尉伍琼、议郎何颙等人都是当时的名士,董卓对他们很信赖,但他们内心都偏向袁绍,就劝说董卓说:“帝王的废立是大事,不是一般人可以参与的。袁绍不懂得从大局考虑,心中担忧恐惧,所以才出逃奔向冀州,不是想要背叛您。现在如果对他追捕太急,他反而会真的叛变。袁绍的家庭四代以来都广施恩泽,门生弟子和由他们举荐的官员遍布天下,要是他聚集英雄豪杰和您作对,天下英雄也趁机揭竿而起,那么崤山以东的大片土地就不在您的掌控之下了。不如赦免了,让他担任一郡的郡守,那袁绍就会因为免于获罪而高兴,那就不会有什么祸患了。”董卓认为说得很有道理,就授予袁绍渤海太守的职位,封为邟乡侯。

  绍遂以勃海起兵,将以诛卓。语在武纪。绍自号车骑将军,主盟,与冀州牧韩馥立幽州牧刘虞为帝,遣使奉章诣虞,虞不敢受。后馥军安平,为公孙瓒所败。瓒遂引兵入冀州,以讨卓为名,内欲袭馥。馥怀不自安。会卓西入关,绍还军延津,因馥惶遽,使陈留高幹、颍川荀谌等说馥曰:“公孙瓒乘胜来向南,而诸郡应之,袁车骑引军东向,此其意不可知,窃为将军危之。”馥曰:“为之奈何?”谌曰:“公孙提燕、代之卒,其锋不可当。袁氏一时之杰,必不为将军下。夫冀州,天下之重资也,若两雄并力,兵交於城下,危亡可立而待也。夫袁氏,将军之旧,且同盟也,当今为将军计,莫若举冀州以让袁氏。袁氏得冀州,则瓒不能与之争,必厚德将军。冀州入於亲交,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於泰山也。愿将军勿疑!”馥素恇怯,因然其计。馥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谏馥曰:“冀州虽鄙,带甲百万,谷支十年。袁绍孤客穷车,仰我鼻息,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哺乳,立可饿杀。奈何乃欲以州与之?”馥曰:“吾,袁氏故吏,且才不如本初,度德而让,古人所贵,诸君独何病焉!”从事赵浮、程奂请以兵拒之,馥又不听。乃让绍,绍遂领冀州牧。

  袁绍就在渤海举兵反叛,要讨伐诛杀董卓。这件事在《武帝纪》中有所记载。袁绍自号为车骑将军,还担任各路讨伐董卓的兵马的盟主,并和冀州牧韩馥商议想要立幽州牧刘虞为皇帝,派使者捧着诏书拜访刘虞,但刘虞不敢接受。韩馥的军队驻扎在安平,后来被公孙瓒打败。公孙瓒率军进入冀州城,表面上是要讨伐董卓,实际上是想要袭击韩馥。韩馥心中不安。适逢董卓挟持献帝退回关西,袁绍领兵往东驻扎在延津,听说韩馥因为公孙瓒的消息而忧心恐惧,就派部下陈留人高干和颍川人荀谌等人劝说韩馥说:“公孙瓒趁着胜利的威势挥师向南,沿途各郡都响应他,袁车骑将军率军向东进发,他的意图无法预料,但我们认为您的处境很危急。”韩馥说:“那又该怎么办呢?”荀谌说:“公孙瓒统领燕州、代州的部众,其势不可挡。袁绍又是一代英雄豪杰,一定不愿意地位在您之下。冀州,是争夺天下的人一定要争的重要之地,如果公孙瓒和袁绍两军联合攻打冀州,那冀州的危亡就是眼前的事了。袁绍,是将军您的旧交, 现在又是和您共同讨伐董卓的盟友,现在为将军您考虑,不如将冀州让给袁绍。袁绍掌握了冀州,那公孙瓒也无力与他抗争,袁绍也会感念您献城的事情而厚待您。将冀州交付给亲近可靠的盟友,也让您有了让贤的美名,以后也可以确保自己平安无事了。希望将军您不要在犹疑了!”韩馥素来性格胆小怯懦,就听从了荀谌的计策。但韩馥手下的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等官员劝谏韩馥说:“冀州这个地方虽然偏远,但城中可以上战场的男丁有百万之众,储存的粮食可以供应十年。袁绍独自率领疲弱穷困的军队来到这里,应该是他依赖我们,就好像将婴儿放在手掌之上,断绝他的奶水,顷刻间就能将他饿死。为什么将军您要将冀州拱手让给他呢?”韩馥说:“我从前曾在袁家做过属官,况且我的才能比不上袁绍,我衡量自己的德行和才能,将冀州让给更贤能的人,是自古以来的人都看重的,你们为什么要责难我呢?”从事赵浮、程奂等人请求发兵抗击袁绍,韩馥也没有听从。最终还是将冀州让给了袁绍,袁绍就以勃海太守的身份兼任冀州牧。

  从事沮授说绍曰:“将军弱冠登朝,则播名海内;值废立之际,则忠义奋发。单骑出奔,则董卓怀怖;济河而北,则勃海稽首。振一郡之卒,撮冀州之众,威震河朔,名重天下。虽黄巾猾乱,黑山跋扈,举军东向,则青州可定;还讨黑山,则张燕可灭;回众北首,则公孙必丧;震胁戎狄,则匈奴必从。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才,拥百万之众,迎大驾於西京,复宗庙於洛邑,号令天下,以讨未复,以此争锋,谁能敌之?比及数年,此功不难。”绍喜曰:“此吾心也。”即表授为监军、奋威将军。卓遣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脩赍诏书喻绍,绍使河内太守王匡杀之。卓闻绍得关东,乃悉诛绍宗族太傅隗等。当是时,豪侠多附绍,皆思为之报。州郡蜂起,莫不假其名。馥怀惧,从绍索去,往依张邈。后绍遣使诣邈,有所计议,与邈耳语。馥在坐上,谓见图构,无何起至溷自杀。

  袁绍的部下从事沮授劝说袁绍:“将军您在弱冠的年纪就入朝为官,名扬天下;又遇上奸臣想要废掉帝王另立新君,您就凭着刚强正直的品格一马当先主持公道。您独自一人冲出洛阳,使董卓内心恐惧不安;您渡过黄河向北而去,渤海郡的百姓都期盼您的到来。您率领渤海郡的部众,又聚集冀州的军队,声势威震黄河以北的地区,名声广播天下。现在虽然黄巾军四处作乱,黑山一带盗匪猖獗,但如果您率军向东征讨,那青州的黄巾军一定会被平定;回军讨伐黑山的贼寇,那以张燕为首的盗贼也能被消灭;率军向北边的幽州、燕州进发,那公孙瓒一定会覆灭;用武力威慑少数民族部落,匈奴也一定会向您称臣。到时候您的势力就能扩大到黄河两岸,合并四州的势力,招揽天下英雄志士,统率百万的军队,将天子和朝臣从长安迎接回来,在洛阳重新修建祭祀宗庙,然后您再以朝廷的名义号令天下,出军讨伐不肯归附的乱臣贼子,依靠这样的威势,天下还有谁是您的对手呢?只需要几年的时间,这样的功业是不难完成的。”袁绍很高兴地说:“这就是我心中所想。”就立刻下令任命沮授为监军和奋威将军。董卓派遣朝中的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修带着诏书告知袁绍,袁绍让河内太守王匡杀了他们。董卓得知袁绍已占据了关东地区,就下令将袁氏宗族的人包括太傅袁隗全都杀掉了。这时候,天下英雄豪杰大多归附袁绍,都想着为袁绍报仇。起兵讨伐董卓的州郡,都是借着袁绍的名义。韩馥心中恐惧,就向袁绍请求离开,他离开后就去依附了陈留太守张邈。后来袁绍派使者到张邈这里商量事情,使者和张邈小声讨论。韩馥坐在位置上,以为是袁绍派人来和张邈商议要杀掉他,不久就起身到厕所中自杀了。

  初,天子之立非绍意,及在河东,绍遣颍川郭图使焉。图还说绍迎天子都邺,绍不从。会太祖迎天子都许,收河南地,关中皆附,绍悔。欲令太祖徙天子都鄄城以自密近,太祖拒之。天子以绍为太尉,转为大将军,封邺侯,绍让侯不受。顷之,击破瓒于易京,并其众。出长子谭为青州,沮授谏绍:“必为祸始。”绍不听,曰:“孤欲令诸儿各据一州也。”又以中子熙为幽州,甥高幹为并州。众数十万,以审配、逢纪统军事,田丰、荀谌、许攸为谋主,颜良、文丑为将率,简精卒十万,骑万匹,将攻许。

  当初,立陈留王刘协为皇帝并不是袁绍的想法,但等到献帝和百官出逃到安邑,袁绍还派遣手下颍川人郭图前去朝拜。郭图回来之后劝说袁绍将献帝迎接到邺城,袁绍没有听从他的意见。等到太祖曹操将献帝迎到许县,收复黄河以南地区,关中各郡县都表示归附,袁绍才后悔。他想要让曹操将天子送到鄄城,方便自己接近天子,但太祖拒绝了他的要求。后来献帝任命袁绍为太尉,后又转任大将军封为邺侯,袁绍推辞了封侯的诏书没有接受。不久,袁绍在易京打败了公孙瓒,收编了他手下的军队。然后派自己的长子袁谭到青州担任刺史,沮授劝阻袁绍说:“这一定会是祸患的开端。”袁绍没有听从他的意见,说:“我只是想要我的儿子们都拥有一个州。”接着又让自己的次子袁熙担任幽州刺史,将外甥高干任命为并州刺史。此时袁绍手下数十万兵士,他任命审配、逢纪统管军中事宜,又以田丰、荀谌、许攸为谋士之首,颜良、文丑为军中大将,精选精锐士兵十万,骑兵万人,准备出兵攻打许县。

  先是,太祖遣刘备诣徐州拒袁术。术死,备杀刺史车胄,引军屯沛。绍遣骑佐之。太祖遣刘岱、王忠击之,不克。建安五年,太祖自东征备。田丰说绍袭太祖后,绍辞以子疾,不许,丰举杖击地曰:“夫遭难遇之机,而以婴儿之病失其会,惜哉!”太祖至,击破备;备奔绍。

  之前,太祖曹操曾派刘备率军到徐州抵抗袁术。但刘备还没到,袁术就死了,刘备就出军突袭并杀死了曹操任命的徐州刺史车胄,然后带领军队驻扎在沛县。袁绍派了一支骑兵来帮助刘备。太祖曹操派刘岱、王忠带兵攻打刘备,但没有成功。建安五年(200),太祖曹操亲自率军征讨刘备。谋士田丰劝说袁绍偷袭曹军后方,但袁绍因为自己儿子生病拒绝了他的建议,田丰用手杖敲地说:“现在遇上这种天赐良机,但却因为婴儿生病而错失了行动的机会,痛惜啊!”太祖曹操率军到沛县,打败了刘备,刘备逃走投奔了袁绍。

  绍进军黎阳,遣颜良攻刘延于白马。沮授又谏绍:“良性促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不听。太祖救延,与良战,破斩良。绍渡河,壁延津南,使刘备、文丑挑战。太祖击破之,斩丑,再战,禽绍大将。绍军大震。太祖还官渡。沮授又曰:“北兵数众而果劲不及南,南谷虚少而货财不及北;南利在於急战,北利在於缓搏。宜徐持久,旷以日月。”绍不从。连营稍前,逼官渡,合战,太祖军不利,复壁。绍为高橹,起土山,射营中,营中皆蒙楯,众大惧。太祖乃为发石车,击绍楼,皆破,绍众号曰霹雳车。绍为地道,欲袭太祖营。太祖辄於内为长堑以拒之,又遣奇兵袭击绍运车,大破之,尽焚其谷。太祖与绍相持日久,百姓疲乏,多叛应绍,军食乏。会绍遣淳于琼等将兵万馀人北迎运车,沮授说绍:“可遣将蒋奇别为支军於表,以断曹公之钞。”绍复不从。琼宿乌巢,去绍军四十里。太祖乃留曹洪守,自将步骑五千候夜潜往攻琼。绍遣骑救之,败走。破琼等,悉斩之。太祖还,未至营,绍将高览、张郃等率其众降。绍众大溃,绍与谭单骑退渡河。馀众伪降,尽坑之。沮授不及绍渡,为人所执,诣太祖,太祖厚待之。后谋还袁氏,见杀。

  袁绍率军向黎阳进发,派部将颜良在白马县攻打曹操的东太守刘延。沮授又劝谏说:“颜良性情急躁不稳定,虽然骁勇善战,但不适合独自执行军事任务。”袁绍又没有听从他的建议。曹操得知消息,赶来援救刘延,和颜良交战,取得了胜利并斩杀了颜良。袁绍率军渡过黄河,在延津以南的地区修建军事壁垒,派出刘备和文丑率军向曹军挑战。曹操出兵打败了袁绍的军队,斩杀了文丑,再次交战的时候擒获了袁绍的手下大将。消息传回,袁军震惊。曹操率军退回官渡。沮授又对袁绍说:“我们这边军队人数多但论作战勇猛比不上曹军,而曹操那边军饷短缺,物资供应比不上我们;对曹军来说,最有利的办法是速战速决,但对于我们来说,延长交战时间才是最有利的。所以我们应该与曹军对峙相持,持续数月,曹军一定因为粮草不济而失利。”袁绍又没有听从他的建议。指挥大军渐渐往前移动,进逼官渡,与曹军交战,曹军失利,退回营地坚守。袁绍下令在阵前修筑多座望敌楼,并堆砌土山,让弓箭手从土山上往曹操军营中射箭,曹军营中的士兵出入都用盾牌遮挡住自己,曹军士兵都很恐惧。曹操就命人制造了一种能发射石头的车,用它攻击袁绍的哨楼,将它们都摧毁,袁绍军中都称这种车为“霹雳车”。袁绍又下令挖掘地道,想要偷袭曹军的营地。曹操就派人在军营周围挖了一条长长的深沟来抵御袁军,同时派出一支奇兵从后方突袭袁军运输粮草的车队,大获全胜,将获得的粮食全部都烧毁。太祖曹操和袁绍两军对峙很久,百姓们也疲惫困乏,很多都叛离去依附袁绍,就连军中的粮饷也渐渐匮乏。适逢袁绍派淳于琼率领一万多人北上接应运送粮饷的车队,沮授劝袁绍说:“可以派遣将领蒋奇另外率领一队人马配合淳于琼的行动,以防止曹军的偷袭。”袁绍仍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淳于琼率军回来,在乌巢修整,距离袁军军营只有四十里。太祖曹操闻讯,就留下曹洪在军营驻守,自己率领五千精锐步兵骑兵趁着夜色出军偷袭淳于琼。袁绍得到消息,派骑兵前去支援,但也战败。曹军一举打败淳于琼的队伍,将领和士兵都被斩杀。太祖得胜回营,还没有回到营地,袁绍手下将领高览、张郃等人就已经带手下人马前来归降。袁绍军队溃散,袁绍和长子袁谭只带着少数人马且战且退,直到渡过黄河,才得以逃脱。剩下的袁军都被曹军俘虏,最后都被活埋了。沮授没有来得及随袁绍渡过黄河,被曹军抓获,将他押到曹操面前,太祖对他很优待。后来沮授还想离开去追随袁绍,被曹操杀了。

  初,绍之南也,田丰说绍曰:“曹公善用兵,变化无方,众虽少,未可轻也,不如以久持之。将军据山河之固,拥四州之众,外结英雄,内脩农战,然后简其精锐,分为奇兵,乘虚迭出,以扰河南,救右则击其左,救左则击其右,使敌疲於奔命,民不得安业;我未劳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释庙胜之策,而决成败於一战,若不如志,悔无及也。”绍不从。丰恳谏,绍怒甚,以为沮众,械系之。绍军既败,或谓丰曰:“君必见重。”丰曰:“若军有利,吾必全,今军败,吾其死矣。”绍还,谓左右曰:“吾不用田丰言,果为所笑。”遂杀之。绍外宽雅,有局度,忧喜不形于色,而内多忌害,皆此类也。

  当初,袁绍率军南下的时候,谋士田丰就对袁绍说:“曹操擅长用兵,在军事上善于变化,虽然部众比较少,但也不能看轻他,不如长长远打算和他对峙。将军您倚靠着险要的山河地势,统率四个州的军队和百姓,应该广为结交天下英雄豪杰,同时发展农业,操练兵马,然后挑选精锐士兵,编成几支奇兵队伍,乘着曹军没有防备的时候轮流出击,骚扰河南地区,如果曹军救援右边就转而攻打左边,救援左边就转向攻打右边,使曹军不断奔走,越来越疲乏,百姓不得安宁;那我军还没有正式出军敌军就已经疲惫不堪,用不上两年,我们就可以拱手取得胜利了。现在将军您放着深思熟虑的制胜策略不用,却要全军出击,想要一战定胜负,如果不能取胜,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袁绍没有采纳他的建议。田丰多次劝谏,袁绍大怒,认为田丰是在拉低军中士气,下令将他戴上手铐脚镣收押起来。后来袁军打败,有人对田丰说:“您说的话是对的,以后一定会被重用的。”田丰说:“如果战斗胜利了,我一定能活命,但现在失利而回,我是一定要死的了。”果然,袁绍回到邺城,对左右侍从说:“我没有采纳田丰的建议,现在一定会被他耻笑。”就下令将田丰杀了。袁绍看起来宽容文雅有气度,喜怒都不在脸上表现出来,但内心却很容易猜忌,田丰的事就是这样。 

  冀州城邑多叛,绍复击定之。自军败后发病,七年,忧死。

  官渡之战袁绍大败后,冀州很多城邑都举兵反叛,袁绍又一一出兵将他们平定。但官渡战败的打击还是让他病倒,建安七年(202),忧愤而死。

  绍爱少子尚,貌美,欲以为后而未显。审配、逢纪与辛评、郭图争权,配、纪与尚比,评、图与谭比。众以谭长,欲立之。配等恐谭立而评等为己害,缘绍素意,乃奉尚代绍位。谭至,不得立,自号车骑将军。由是谭、尚有隙。太祖北征谭、尚。谭军黎阳,尚少与谭兵,而使逢纪从谭。谭求益兵,配等议不与。谭怒,杀纪。太祖渡河攻谭,谭告急於尚。尚欲分兵益谭,恐谭遂夺其众,乃使审配守邺,尚自将兵助谭,与太祖相拒於黎阳。自九月至二月,大战城尚败退,入城守。太祖将围之,乃夜遁。追至邺,收其麦,拔阴安,引军还许。太祖南征荆州,军至西平,谭、尚遂举兵相攻,谭败奔平原。尚攻之急,谭遣辛毗诣太祖请救。太祖乃还救谭,十月至黎阳。尚闻太祖北,释平原还邺。其将吕旷、吕翔叛尚归太祖,谭复阴刻将军印假旷、翔。太祖知谭诈,与结婚以安之,乃引军还。尚使审配、苏由守邺,复攻谭平原。太祖进军将攻邺,到洹水,去邺五十里,由欲为内应,谋泄,与配战城中,败,出奔太祖。太祖遂进攻之,为地道,配亦於内作堑以当之。配将冯礼开突门,内太祖兵三百馀人,配觉之,从城上以大石击突中栅门,栅门闭,入者皆没。太祖遂围之,为堑,周四十里,初令浅,示若可越。配望而笑之,不出争利。太祖一夜掘之,广深二丈,决漳水以灌之。自五月至八月,城中饿死者过半。尚闻邺急,将兵万馀人还救之,依西山来,东至阳平亭,去邺十七里,临滏水。举火以示城中,城中亦举火相应。配出兵城北,欲与尚对决围。太祖逆击之,败还,尚亦破走,依曲漳为营,太祖遂围之。未合,尚惧,遣阴夔、陈琳乞降,不听。尚还走滥口,进复围之急,其将马延等临阵降,众大溃,尚奔中山。尽收其辎重,得尚印绶、节钺及衣物,以示其家,城中崩沮。配兄子荣守东门,夜开门内太祖兵,与配战城中,生禽配。配声气壮烈,终无挠辞,见者莫不叹息。遂斩之。高幹以并州降,复以幹为刺史。

  袁绍生前很喜欢小儿子袁尚,袁尚外表俊美,袁绍想让他做自己的继承人但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他的部将谋臣审配、逢纪与辛评、郭图一直在争夺权势,审配和逢纪拥护袁尚,辛评和郭图则拥护他的长子袁谭。其他人也因为袁谭年长,认为应该由他来继承袁绍的位置。审配等人担心袁谭继位后辛评等人会谋害自己,就顺着袁绍平时的意思,就尊奉袁尚接替袁绍的位置 。等到袁谭从外地回到邺城,已经不能继位,就自号为车骑将军。从此以后袁谭和袁尚两兄弟就有了嫌隙。太祖曹操挥师北上征讨两人。袁谭的军队驻扎在黎阳,但袁尚只调派了很少的兵力给袁谭,还派亲近部将逢纪跟随着袁谭的部队随时监督。袁谭向袁尚请求增加支援,审配等人经过商议后没有答应。袁谭大怒,杀掉了逢纪。太祖率军渡过黄河攻打袁谭,袁谭再次向袁尚告急请求救援。袁尚想要给袁谭增加支援,但又担心袁谭会控制派去的军队增加自己的实力,就让审配留守邺城,他自己亲自率军前去黎阳支援袁谭,和太祖军队在黎阳对峙。自建安七年(202)九月至建安八年(203)二月,两军交战,袁尚大败,只好退入城中坚守。得知太祖想派兵包围黎阳城,袁军连夜逃跑,太祖率军追赶到邺城,将沿途的小麦都洗劫了,并攻占了阴安县,才收兵返回许都。后来太祖又率军征讨荆州刘表,大军行进到西平,袁谭和袁尚就开始兄弟之间内斗,袁谭失利,逃往平原县。袁尚仍然持续进攻,袁谭只好派部下辛评的弟弟辛毗到太祖曹操那里请求援兵。太祖曹操就调转部队往北救援袁谭,十月的时候到了黎阳。袁尚得知太祖率军往北,就放弃攻打平原县返回邺城。袁尚的手下吕旷、吕翔背叛了他转而归附太祖曹操,袁谭又私自刻了大将军的印鉴征召了他们。太祖知道袁谭心性狡诈,就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他的女儿,两人结成亲家以安抚袁谭,才率军回河南。袁尚听说曹操退兵,就派审配、苏由留守邺城,自己再次率军到平原县攻打袁谭。太祖就出兵直接攻打邺城,到了洹水驻扎,距离邺城只有五十里,留守的苏由想作为曹操的内应,但计划败露,和审配在城中交战,苏由失利,逃奔出城到太祖曹操的军营中。太祖下令开始攻城,想要挖掘地道偷偷潜入城中,但审配命士兵挖掘深沟来阻挡曹军。审配的部将冯礼打开城门,让三百多曹军进城,但被审配察觉,就从城墙上让人推下大石块砸向突破的中栅门,栅门被关闭,进入城中的曹军全部被杀了。太祖就下令将邺城包围,在周围挖掘了一条长达四十里的壕沟,刚开始的时候挖得很浅,好像可以越过去。审配在城中一边看着曹军挖掘一边发笑,没有派兵前去阻挠。没想到一夜之间,曹军挖的深沟宽和深已经各有两丈,然后太祖下令掘开漳河堤坝,将水引入灌满壕沟,导致城中的人无法出去。从五月到八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城中已经有超过一半的人饿死。袁尚听闻邺城情况危急,急忙率领一万多人马赶回援救邺城,沿着西山回来,回到邺城东边的阳平亭,距离邺城只有七十里,旁边就是滏水。袁尚让士兵举起火把与城中联络,城中守军也举火把回应。审配率军从城中杀出,想要和袁尚配合夹击曹军。太祖得知消息,率军迎击,但战败而回,但袁尚也被另一支曹军打败撤退,到曲漳安营扎寨,太祖就率军将他包围了。还没有形成合围之势,袁尚就已经惧怕,派出阴夔和陈琳到曹营请降,但曹操没有接受。袁尚就率部逃到滥口,曹军更加紧包围他,袁尚的部下马延等人阵前投降,军中大乱,袁尚又逃往中山。曹军将袁尚军队的物资全部收缴,还得到了袁尚的印信节钺及财物,曹军将这些都送到邺城给袁尚家人和守城将士看,城中将士全都溃散。审配兄长的儿子审荣把守东门,乘着夜色将城门打开放入曹军将士,曹军入城后与审配指挥的守军在城中交战,最后活捉了审配。但审配被擒后正气凛然,没有一句屈服的话,看到的人都为之感慨。最后曹操下令杀了他。袁绍的外甥高幹以并州刺史的身份投降曹操,曹操接受了他的投降并让他担任并州刺史。

  太祖之围邺也,谭略取甘陵、安平、勃海、河间,攻尚於中山。尚走故安从熙,谭悉收其众。太祖将讨之,谭乃拔平原,并南皮,自屯龙凑。十二月,太祖军其门,谭不出,夜遁奔南皮,临清河而屯。十年正月,攻拔之,斩谭及图等。熙、尚为其将焦触、张南所攻,奔辽西乌丸。触自号幽州刺史,驱率诸郡太守令长,背袁向曹。陈兵数万,杀白马盟,令曰:“违命者斩!”众莫敢语,各以次歃。至别驾韩珩,曰:“吾受袁公父子厚恩,今其破亡,智不能救,勇不能死,於义阙矣;若乃北面於曹氏,所弗能为也。”一坐为珩失色。触曰:“夫兴大事,当立大义,事之济否,不待一人,可卒珩志,以励事君。”高幹叛,执上党太守,举兵守壶口关。遣乐进、李典击之,未拔。十一年,太祖征幹。幹乃留其将夏昭、邓升守城,自诣匈奴单于求救,不得,独与数骑亡,欲南奔荆州,上洛都尉捕斩之。十二年,太祖至辽西击乌丸。尚、熙与乌丸逆军战,败走奔辽东,公孙康诱斩之,送其首。太祖高韩珩节,屡辟不至,卒於家。

  在太祖曹操率军包围邺城的时候,袁谭趁机占据了甘陵、勃海、安平、河间等广大地方,,又带兵攻打逃到中山的袁尚。袁尚又逃到故安投靠兄长袁熙,袁谭将袁尚的部众悉数收编。太祖曹操打算前去攻打他,袁谭听说后就立刻率兵离开平原县,退到南皮,在黄河边的龙凑驻扎。十二月间,太祖曹操率军开到袁谭军营附近,袁谭不敢出兵,连夜带着兵马退回南皮,靠着清河安营扎寨。建安十年(205)正月,曹军军攻占袁谭军营,将袁谭和谋士郭图等人都斩杀了。袁熙和袁尚也被部下焦触、张南袭击,逃到辽西投奔乌桓丸。焦触这时就自封为幽州刺史,胁迫各州郡的太守县令都背叛袁氏依附曹操。焦触将他的数万军队布置好后,就杀白马盟约立誓,并对众太守县令说:“违背命令的斩!”在场的人都不敢有异议,就依次饮酒以示诚意。轮到别驾韩珩的时候,他说:“我深受袁氏父子恩情,现在他们败灭,我既不能为他们出谋划策,在军事上也没有能为他们战死,在道义上已经说不通,如果还要我投靠曹操,我是做不到的。”在场的人都因为他的话变了脸色。焦触说:“我们要做一件关乎国家百姓的是,应该树立仁义道德,但事情成不成功,也不在乎依靠多一个人,我们应该成全韩珩的心志,以鼓励那些忠心侍奉主上的人。”不久,高幹举兵造反,抓获了上党太守,并派兵控制了壶口关抵御曹军。曹操派乐进、李典带兵前去攻打,但没有能攻克。建安十一年(206),曹操亲自率军征讨高幹。高幹令其部将夏昭、邓升守城,自己到匈奴向匈奴单于请求支援,单于没有答应,高幹只好带着几个亲近骑兵逃往,想要往南去投靠荆州刘表,但在路上被上洛都尉捉住杀掉了。建安十二年(207),太祖率军前往辽西征讨乌丸,袁熙、袁尚兄弟与乌丸联合迎战曹军,最后战败,兄弟俩逃往辽东想投奔辽东太守公孙康,但公孙康诱捕并斩杀了二人,将他们的首级送到了曹操那里。太祖对韩珩忠贞不二的气节很赞赏,多次征召他做官,但韩珩每次都推辞,最后死在自己家里。

原创文章,作者:believ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alihw.cn/933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believe的头像believe
上一篇 2024年 3月 10日
下一篇 2024年 3月 10日

相关推荐

  • 《三国志》诸夏侯曹传 上

    点↑关注  夏侯惇字元让,沛国谯人,夏侯婴之后也。年十四,就师学,人有辱其师者,惇杀之,由是以烈气闻。太祖初起,惇常为裨将,从征伐。太祖行奋武将军,以惇为司马,别屯白马,迁折冲校尉…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6日
  • 《三国志》刘司马梁张温贾传 上

      刘馥字元颖,沛国相人也。避乱扬州,建安初,说袁术将戚寄、秦翊,使率众与俱诣太祖。太祖悦之,司徒辟为掾。后孙策所置庐江太守李述攻杀扬州刺史严象。庐江梅乾、雷绪、陈兰等聚众数万在江…

    三国志 2024年 4月 3日
  • 《三国志》吴主传

    孙权字仲谋。兄策既定诸郡,时权年十五,以为阳羡长。郡察孝廉,州举茂才,行奉义校尉。汉以策远脩职贡,遣使者刘琬加锡命。琬语人曰:“吾观孙氏兄弟虽各才秀明达,然皆禄祚不终,惟中弟孝廉,…

    三国志 2024年 5月 17日
  • 《三国志》任城陈萧王传 下

      六年,帝东征,还过雍丘,幸植宫,增户五百。太和元年,徙封浚仪。二年,复还雍丘。植常自愤怨,抱利器而无所施,上疏求自试曰:   黄初六年(225),文帝东征,返回的时候经过雍丘,…

    三国志 2024年 4月 17日
  • 《三国志》和常杨杜赵裴传 上

    和洽字阳士,汝南西平人也。举孝廉,大将军辟,皆不就。袁绍在冀州,遣使迎汝南士大夫。洽独以“冀州土平民强,英桀所利,四战之地。本初乘资,虽能强大,然雄豪方起,全未可必也。荆州刘表无他…

    三国志 2024年 4月 22日
  • 《三国志》二主妃子传

    先主甘皇后,沛人也。先主临豫州,住小沛,纳以为妾。先主数丧嫡室,常摄内事。随先主於荆州,产后主。值曹公军至,追及先主於当阳长阪,于时困偪,弃后及后主,赖赵云保护,得免於难。后卒,葬…

    三国志 2024年 5月 5日
  • 《三国志》诸夏侯曹传 下

           爽字昭伯,少以宗室谨重,明帝在东宫,甚亲爱之。及即位,为散骑侍郎,累迁城门校尉,加散骑常侍,转武卫将军,宠待有殊。帝寝疾,乃引爽入卧内,拜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

    三国志 2024年 3月 28日
  • 《三国志》吕布张邈臧洪传 下

           陈登者,字元龙,在广陵有威名。又掎角吕布有功,加伏波将军,年三十九卒。后许汜与刘备并在荆州牧刘表坐,表与备共论天下人,汜曰:“…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3日
  • 《三国志》任苏杜郑仓传 下

           郑浑字文公,河南开封人也。高祖父众,众父兴,皆为名儒。浑兄泰,与荀攸等谋诛董卓,为扬州刺史,卒。浑将泰小子袤避难淮南,袁术宾礼…

    三国志 2024年 4月 8日
  • 《三国志》刘司马梁张温贾传 下

      温恢字曼基,太原祁人也。父恕,为涿郡太守,卒。恢年十五,送丧还归乡里,内足於财。恢曰:“世方乱,安以富为?”一朝尽散,振施宗族。州里高之,比之郇越。举孝廉,为廪丘长,鄢陵、广川…

    三国志 2024年 4月 5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