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奇旅》不是“毒鸡汤”

《心灵奇旅》目前豆瓣评分高达9.0,但在赞誉声之外,也有不少评论认为《心灵奇旅》是一碗毒鸡汤,让人不思进取,抹杀努力的价值。我倒是觉得这种定论过于简单粗暴了。

《心灵奇旅》的故事很简单:男主角乔伊·高纳因为一次意外而灵魂出窍,为了回归自己身体,他与偶然相遇的灵魂“22”展开了一次奇妙的旅程。这部电影提出了很多看起来老生常谈的人生终极问题:梦想是不是必需品?成功是否重要?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幸运的是,《心灵奇旅》给出了并不流俗的答案:不需要从外在寻找意义,因为“活着”就是意义本身。

高纳和22代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生状态:高纳一生用力追求梦想,22却连梦想是什么都没找到。初生灵魂在一个特殊空间——“生之来处”习得个性和兴趣,当找到关键的“火花”之后,它们就可以毕业前往地球,但22花了数千年却始终找不到。不过,它跟着高纳到地球走了一遭,被一片飘落到掌心的落叶触动,竟然就轻易地找到了“火花”,获得了生而为人的资格。高纳完全无法理解:你根本没有找到自己的梦想,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怎么可能配活着?

其实,无论是高纳还是“生之来处”的导师们,他们都把“火花”与梦想画上等号,却又把梦想简化成目标、目标简化成职业:当音乐家、当科学家、当医生、当理发师……人生意义便这样被一步步具象成了世俗的成功。但是,所谓的目标和梦想,不过是让人活得更丰富多彩的手段,而不是人生意义本身。高纳正是陷入了这种误区,才会在终于达成目标时感受到空虚与失落。22却有着许多人已经丢失的能力——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感知生活的幸福,所以它才会被秋日的落叶与夕阳、地铁涌出来的风、小食店的披萨所打动,而暂时无需借助梦想的帮助。

我并不认为这部电影只是单纯地强调生活的小确幸,更不认为它让人丧失斗志、耽于享乐。享受生活与追求梦想,难道是二元对立的吗?我想,这部电影不过是想提醒观众“活着”这件事本身已经足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