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二公孙陶四张传 上

 公孙瓒字伯珪,辽西令支人也。为郡门下书佐。有姿仪,大音声,侯太守器之,以女妻焉,遣诣涿郡卢植读经。后复为郡吏。刘太守坐事徵诣廷尉,瓒为御车,身执徒养。及刘徙日南,瓒具米肉,於北芒上祭先人,举觞祝曰:“昔为人子,今为人臣,当诣日南。日南瘴气,或恐不还,与先人辞於此。”再拜慷慨而起,时见者莫不歔欷。刘道得赦还。瓒以孝廉为郎,除辽东属国长史。尝从数十骑出行塞,见鲜卑数百骑,瓒乃退入空亭中,约其从骑曰:“今不冲之,则死尽矣。”瓒乃自持矛,两头施刃,驰出刺胡,杀伤数十人,亦亡其从骑半,遂得免。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迁为涿令。光和中,凉州贼起,发幽州突骑三千人,假瓒都督行事传,使将之。军到蓟中,渔阳张纯诱辽西乌丸丘力居等叛,劫略蓟中,自号将军,略吏民攻右北平、辽西属国诸城,所至残破。瓒将所领,追讨纯等有功,迁骑都尉。属国乌丸贪至王率种人诣瓒降。迁中郎将,封都亭侯,进屯属国,与胡相攻击五六年。丘力居等钞略青、徐、幽、冀,四州被其害,瓒不能御。

  公孙瓒字伯珪,是辽西令支人。曾在地方郡县担任过书吏。他相貌堂堂,姿态从容,声音洪亮,当地的太守很器重他,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并让他到涿郡跟随卢植学习经书。后来又担任过郡县的一些小官职。后来刘太守因事获罪,他就被征召去见廷尉,公孙瓒为他驾车,并一直在他身边侍奉。等到刘太守被贬到日南的时候,公孙瓒准备了米和肉,到北芒山上祭祀先祖,并举起酒杯祝说:“从前是家人的儿子,现在是人家的臣下,我也应该跟随他到日南去。日南地区瘴气环绕,如果不能回来,就在这里和先祖们辞别了。”说完,又拜了一次,然后意气奋发地站起来,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叹唏嘘。谁知刘太守在半路上收到了赦免的诏书,得以返回。后来公孙瓒因为被推举为孝廉,被提升为郎中,担任辽东属国的长史。他曾经带领十几名骑兵外出巡视边塞,遇上了鲜卑的数百骑兵,他就带领手下人退回一处空亭,告诉手下骑兵说:“如果现在不冲出去,那我们全都会死在这里。”于是他就自己手拿着两边都装上枪头的长矛,骑马飞驰而出,冲进鲜卑骑兵中刺杀,杀伤对方几十个人,但自己的部下也伤亡大半,但他最终得以生还。鲜卑人经过这次的事情,此后都再不敢到边塞来侵扰。朝廷下令提升他为涿县的县令。光和年间,凉州贼寇起兵反叛,朝廷在幽州地区召集了精锐骑兵三千人,临时下令让公孙瓒以都督的身份指挥行事,让他率领那三千骑兵前去征讨叛贼。他率军来到蓟中,渔阳的张纯又引诱辽西的乌丸国丘力居等反叛,进攻劫掠的蓟中,还自称为将军,又召集城中的官吏百姓去攻打右北平、辽西属国等各城池,所到之地,城池都被损毁殆尽。公孙瓒因为率军征讨张纯等人有功,被提升为骑都尉。附属国乌丸的贪至王带领族人向公孙瓒投降。公孙瓒又升迁至中郎将,被封为都亭侯,进而驻守辽西属国,与周边胡人互相攻击长达五六年。丘力居等人掠夺青州、徐州、幽州、冀州,这四个州郡深受其害,但公孙瓒没有办法抵抗。

  朝议以宗正东海刘伯安既有德义,昔为幽州刺史,恩信流著,戎狄附之,若使镇抚,可不劳众而定,乃以刘虞为幽州牧。虞到,遣使至胡中,告以利害,责使送纯首。丘力居等闻虞至,喜,各遣译自归。瓒害虞有功,乃阴使人徼杀胡使。胡知其情,间行诣虞。虞上罢诸屯兵,但留瓒将步骑万人屯右北平。纯乃弃妻子,逃入鲜卑,为其客王政所杀,送首诣虞。封政为列侯。虞以功即拜太尉,封襄贲侯。会董卓至洛阳,迁虞大司马,瓒奋武将军,封蓟侯。

  朝廷认为宗正官,东海人刘虞有德行大义,从前曾担任幽州刺史,在职期间广施恩德,周边的戎狄等少数民族也曾归附于他,如果派他前去镇守安抚,幽州地区就可以不用兴师动众也定安定,就任命刘虞为幽州牧。刘虞到了幽州,就派使者到胡人那里,将中间的得失祸福都告诉他们,责令他们停止作乱并将纯的首级送来。丘力居等人听说刘虞到了幽州,都很高兴,各自派遣使者去见刘虞,并把部队都撤回了。公孙瓒嫉妒刘虞平定此次动乱有功,就想暗中派人绞杀了胡人使者。胡人得知这个情况,就取道小路去见刘虞。刘虞上任后就撤回了各路驻扎的队伍,只留下公孙瓒率领一万多步兵骑兵驻守在右北平。张纯听闻消息,抛下妻子孩子,自己逃到鲜卑,但被他的门客王政杀了并将他的首级送回给刘虞。朝廷下封王政为列侯。刘虞因为平定动乱有功,官至太尉,封为襄贲侯。刚好遇到董卓率军来到洛阳,又将刘虞提升为大司马,任命公孙瓒为奋武将军,封为蓟侯。

  关东义兵起,卓遂劫帝西迁,徵虞为太傅,道路隔塞,信命不得至。袁绍、韩馥议,以为少帝制於奸臣,天下无所归心。虞,宗室知名,民之望也,遂推虞为帝。遣使诣虞,虞终不肯受。绍等复劝虞领尚书事,承制封拜,虞又不听,然犹与绍等连和。虞子和为侍中,在长安。天子思东归,使和伪逃卓,潜出武关诣虞,令将兵来迎。和道经袁术,为说天子意。术利虞为援,留和不遣,许兵至俱西,令和为书与虞。虞得和书,乃遣数千骑诣和。瓒知术有异志,不欲遣兵,止虞,虞不可。瓒惧术闻而怨之,亦遣其从弟越将千骑诣术以自结,而阴教术执和,夺其兵。由是虞、瓒益有隙。和逃术来北,复为绍所留。

  关东地区的义士聚众起兵讨伐董卓,董卓就挟持少帝西迁到长安,并征召刘虞为太傅,但因为路途阻隔,任命的诏书没有能送到刘虞手上。袁绍、韩馥等人商议,认为天子受制于奸臣董卓,天下百姓没有可以依附的。刘虞,是王室宗亲中很有名声的,而且在百姓中威望很高,就想拥立刘虞为皇帝。接着就派出使者去向刘虞转达他们的意思,但刘虞一直都不肯答应。袁绍等人又劝说刘虞兼管尚书事宜,按旧有制度主持分封爵位、授予官职的事宜,刘虞也没有答应,但还是和袁绍等人保持联络。刘虞的儿子刘和这时候在长安担任侍中。天子在长安一直希望能返回洛阳,就派刘和伪装之后从董卓那里跑出来,偷偷潜出武关去找刘虞,让刘虞带兵来迎他回洛阳。刘和路上经过袁术的地盘,就向袁术转述了皇帝的意愿。但袁术想留着刘虞作为他的外援,就将刘和扣押下来不让他再往前走,同时答应刘和一定率军往西去迎天子,让刘和写信给刘虞告诉他这件事。刘虞收到儿子的书信,就派了几千骑兵到袁术那里准备帮助他。但公孙瓒知道袁术怀有二心,不想派兵,并阻止刘虞派兵,但刘虞没有听从。公孙瓒担心袁术知道他劝阻刘虞出兵的事后会怨恨自己,也派他的堂弟公孙越率领几千骑兵到袁术那里,想以此与袁术结交,但却暗中让袁术将刘和扣押起来,将他带领的部队夺过来。因为这件事,刘虞和公孙瓒渐渐有了嫌隙。刘和从袁术那里逃了出来,在回长安的路上又被袁绍抓住扣留。

  是时,术遣孙坚屯阳城拒卓,绍使周昂夺其处。术遣越与坚攻昂,不胜,越为流矢所中死。瓒怒曰:“余弟死,祸起于绍。”遂出军屯磐河,将以报绍。绍惧,以所佩勃海太守印绶授瓒从弟范,遣之郡,欲以结援。范遂以勃海兵助瓒,破青、徐黄巾,兵益盛;进军界桥。以严纲为冀州,田楷为青州,单经为兖州,置诸郡县。绍军广川,令将麹义先登与瓒战,生禽纲。瓒军败走勃海,与范俱还蓟,於大城东南筑小城,与虞相近,稍相恨望。

  这时候,袁术派孙坚在阳城驻守,以抵御董卓的军队,但袁绍派周昂去攻打阳城以占据这一地盘。袁术派公孙越和孙坚联手攻打周昂,但都大败而回,公孙越还因在战场上被流箭射中身亡。公孙瓒大怒,说:“我弟弟去世,都是袁绍惹气的祸端。”就率军进发,驻扎在磐河一线,准备报复袁绍。袁绍闻讯,心中惊恐,将自己身上佩戴的渤海太守的印信和绶带都交给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范,派他到渤海郡担任太守,想要以此拉拢他为援手。公孙范到渤海郡之后,就派郡里的守军去帮助公孙瓒,攻破了青州、徐州的黄巾军,使得公孙瓒的军力日益强盛;并乘胜向界桥进军。不久,公孙瓒就任命严纲为冀州牧,田楷为青州牧,单经为兖州牧,并多设置了几个郡县。袁绍的部队驻扎在广川,派麴义作为先锋与公孙瓒交战,并活捉了严纲。公孙瓒的部队败退回渤海,又和公孙范合兵一处退守蓟县,在大城的东南面又修建一座小城,这座小城和刘虞的部队相近,两人心怀怨恨地对峙。

  虞惧瓒为变,遂举兵袭瓒。虞为瓒所败,出奔居庸。瓒攻拔居庸,生获虞,执虞还蓟。会卓死,天子遣使者段训增虞邑,督六州;瓒迁前将军,封易侯。瓒诬虞欲称尊号,胁训斩虞。瓒上训为幽州刺史。瓒遂骄矜,记过忘善,多所贼害。虞从事渔阳鲜于辅、齐周、骑都尉鲜于银等,率州兵欲报瓒,以燕国阎柔素有恩信,共推柔为乌丸司马。柔招诱乌丸、鲜卑,得胡、汉数万人,与瓒所置渔阳太守邹丹战于潞北,大破之,斩丹。袁绍又遣麹义及虞子和,将兵与辅合击瓒。瓒军数败,乃走还易京固守。为围堑十重,於堑里筑京,皆高五六丈,为楼其上;中堑为京,特高十丈,自居焉,积谷三百万斛。瓒曰:“昔谓天下事可指麾而定,今日视之,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田畜谷。兵法,百楼不攻。今吾楼橹千重,食尽此谷,足知天下之事矣。”欲以此弊绍。绍遣将攻之,连年不能拔。建安四年,绍悉军围之。瓒遣子求救于黑山贼,复欲自将突骑直出,傍西南山,拥黑山之众,陆梁冀州,横断绍后。长史关靖说瓒曰:“今将军将士,皆已土崩瓦解,其所以能相守持者,顾恋其居处老小,以将军为主耳。将军坚守旷日,袁绍要当自退;自退之后,四方之众必复可合也。若将军今舍之而去,军无镇重,易京之危,可立待也。将军失本,孤在草野,何所成邪!”瓒遂止不出。救至,欲内外击绍。遣人与子书,刻期兵至,举火为应。绍侯者得其书,如期举火。瓒以为救兵至,遂出欲战。绍设伏击,大破之,复还守。绍为地道,突坏其楼,稍至中京。瓒自知必败,尽杀其妻子,乃自杀。

  刘虞担心公孙瓒会改变目前的局面,就先率军攻打公孙瓒;但被公孙瓒军队打败,只好逃往居庸。公孙瓒又率兵攻占了居庸,活捉了刘虞,押解他回到蓟县。刚好遇上董卓被杀,皇帝就下令派使者段训前来封赏刘虞,增加他的食邑,让他总管六州;并提升公孙瓒为前将军,封为易侯。公孙瓒诬陷刘虞想要谋反自封为皇帝,胁迫段训将刘虞杀了。然后让段训担任幽州刺史。自此以后,公孙瓒渐渐骄矜跋扈起来,总是记得他人的过失,记不得他人的好处,很多人被他残害。刘虞的部将渔阳人鲜于辅、齐周、骑都尉鲜于银等人,都起兵想要报复公孙瓒,又因为燕国的阎柔向来都很有威信,众人就一起推举他为乌丸司马。闫柔从乌丸、鲜卑等地招兵买马,招募到胡人、汉人士兵数万,派这支部队在潞北和公孙瓒任命的渔阳太守邹丹交战,大获全胜,并将太守邹丹斩杀了。袁绍又派出麹义和刘虞的儿子刘和率军和鲜于辅联合攻打公孙瓒。公孙瓒的军队接连战败,就率部撤回易京固守。回到易京后,下令在城的周围挖开数十道壕沟,又在壕沟里堆起五六丈高的土堆,然后再上面修建房屋;在中间高达十丈的土堆上也修建房屋,自己住在那里,并在里面储存了三百万斛的粮食。公孙瓒说:“从前认为天下的事都可以依靠军事力量来解决,现在看来,这些都不是我能决定的,还不如休战,努力种田,蓄养牲口。兵法上说,不攻打有高大望台的地方。现在我修建了这么多楼宇,等到吃完储存的粮食,天下的事也可以知道了。”他想要依靠这些拖垮袁绍。袁绍派兵攻打,好几年都没有能攻克。建安四年(199),袁绍率军将易京全面包围起来。公孙瓒派儿子出城向黑山一带的贼寇求援,又打算自己率领骑兵突围出城,依靠西南高山的地势,坐拥黑山的部队,占据冀州,切断袁绍的后援。长史关靖劝公孙瓒说:“现在将领、士兵,心理上都已经濒临崩溃,他们之所以还能坚守,是因为顾念他们家中的妻儿老小,并奉将军您为主。将军如果持续固守,袁绍一定会自己撤军;他撤军之后,四方的将士一定能重新聚集起来。如果将军您现在舍弃他们自己离开,军中没有了有效的指挥,那易京的危亡局面,就在眼前了。将军您失去有力的支撑,独自在草野中孤立无援,还能成什么大业呢?”公孙瓒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有突围。他打算等到援军到来的时候,和他们里应外合一起攻打袁绍。他又派人给自己儿子送去一封信,定好带援军来的日期,到时候就举起火把作为信号。袁绍的巡逻兵截获了信件,并按照信上的日期点起火把。公孙瓒以为援军来到,就率部冲出准备交战。袁绍在城外设置伏兵突击,大败公孙瓒部队,公孙瓒之后又退回城中死守。袁绍又派人挖地道破坏公孙瓒的土堆和房屋,并渐渐挖到了中间最高的地方。公孙瓒知道败局已定,就将自己的家人全都杀了,然后自杀。

  鲜于辅将其众奉王命。以辅为建忠将军,督幽州六郡。太祖与袁绍相拒於官渡,阎柔遣使诣太祖受事,迁护乌丸校尉。而辅身诣太祖,拜左度辽将军,封亭侯,遣还镇抚本州。太祖破南皮,柔将部曲及鲜卑献名马以奉军,从征三郡乌丸,以功封关内侯。辅亦率其众从。文帝践阼,拜辅虎牙将军,柔度辽将军,皆进封县侯,位特进。

  鲜于辅统领他余下的部众归顺朝廷。朝廷封鲜于辅为建忠将军,统领幽州地区的六个郡。曹操和袁绍在官渡对峙,闫柔派使者到曹操那里请求职务,被提升为乌丸校尉。而鲜于辅亲自去见曹操,被授予左度辽将军,还封为亭侯,让他回到本州安抚百姓。曹操攻占南皮,闫柔带领亲兵和鲜卑人献上名马以犒赏将士,后来跟随曹军征讨三郡乌丸,因为军功被封为关内侯。鲜于辅也率领部队跟随。文帝登基称帝后,任命鲜于辅为虎牙将军,任命闫柔为度辽将军,又都进封为县侯,赐位特进。

  陶谦字恭祖,丹杨人。少好学,为诸生,仕州郡,举茂才,除卢令,迁幽州刺史,徵拜议郎,参车骑将军张温军事,西讨韩遂。会徐州黄巾起,以谦为徐州刺史,击黄巾,破走之。董卓之乱,州郡起兵,天子都长安,四方断绝,谦遣使间行致贡献,迁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是时,徐州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而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琅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下邳阙宣自称天子,谦初与合从寇钞,后遂杀宣,并其众。

  陶谦字恭祖,丹杨人。年少时就喜好读书,是儒生,曾在州郡做管理,后被推举为茂才,担任了卢县县令,又被提升为幽州刺史,后来又被征召为议郎,任车骑将军张温的军事参谋,一同西征韩遂。刚好遇上徐州黄巾军起兵作乱,朝廷就让陶谦做了徐州刺史,他率军攻打黄巾军,黄巾军打败撤走。董卓作乱,各地州郡纷纷趁机起兵,天子又迁都到长安,与各地都断绝了联络,陶谦就派使者取道小路向天子进贡,天子就提升他为安东将军、徐州牧,封为溧阳侯。这时候,徐州百姓原本都殷实富足,粮食堆满了粮仓,各地的流民都纷纷前来依附。但陶谦却违背道义肆意妄为:广陵太守琅王牙人赵昱是徐州名士,因为忠厚耿直被他疏远;曹宏等人是奸邪谄媚的小人,陶谦却亲近重用他们。徐州的政事刑法渐渐出现弊端,善良的好人多被残害,州里渐渐出现了动乱。下邳的阙宣自称皇帝,陶谦开始的时候与他联合到处侵犯劫掠,后来他又将阙宣杀了,将他的部队收归自己所有。

  初平四年,太祖征谦,攻拔十馀城,至彭城大战。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谦退守郯。太祖以粮少引军还。兴平元年,复东征,略定琅邪、东海诸县。谦恐,欲走归丹杨。会张邈叛迎吕布,太祖还击布。是岁,谦病死。

  初平四年(193),曹操率军讨伐陶谦,连续攻克了十几座城池,军队开到彭城,和陶谦的军队激战。陶谦军败逃走,死亡上万人,尸首堆在泗水里导致河水都断流了。陶谦只好带着部众退守郯县。曹操也因为缺少粮食班师回朝。兴平元年(194),曹操再次领兵东征,攻占了琅邪、东海等县。陶谦惊恐,想要逃回丹杨固守。又遇上张邈背叛天子转而迎吕布为主,曹操又改道去攻打吕布。这一年,陶谦病死。

  张杨字稚叔,云中人也。以武勇给并州,为武猛从事。灵帝末,天下乱,帝以所宠小黄门蹇硕为西园上军校尉,军京都,欲以御四方,徵天下豪杰以为偏裨。太祖及袁绍等皆为校尉,属之。并州刺史丁原遣杨将兵诣硕,为假司马。灵帝崩,硕为何进所杀。杨复为进所遣,归本州募兵,得千馀人,因留上党,击山贼。进败,董卓作乱。杨遂以所将攻上党太守于壶关,不下,略诸县,众至数千人。山东兵起,欲诛卓。袁绍至河内,杨与绍合,复与匈奴单于於夫罗屯漳水。单于欲叛绍,杨不从。单于执杨与俱去,绍使将麹义追击於邺南,破之。单于执杨至黎阳,攻破度辽将军耿祉军,众复振。卓以杨为建义将军、河内太守。天子之在河东,杨将兵至安邑,拜安国将军,封晋阳侯。杨欲迎天子还洛,诸将不听;杨还野王。建安元年,杨奉、董承、韩暹挟天子还旧京,粮乏。杨以粮迎道路,遂至洛阳。谓诸将曰:“天子当与天下共之,幸有公卿大臣,杨当捍外难,何事京都?”遂还野王。即拜为大司马。杨素与吕布善。太祖之围布,杨欲救之,不能。乃出兵东市,遥为之势。其将杨丑,杀杨以应太祖。杨将眭固杀丑,将其众,欲北合袁绍。太祖遣史涣邀击,破之於犬城,斩固,尽收其众也。

  张杨字稚叔,云中人。凭借自身的武艺和胆气在并州任职,担任武猛从事。灵帝末年,天下动乱不安,灵帝任命自己宠信的宦官蹇硕为西园上军校尉,让他守卫京都,想凭此来抵御各方的侵扰,并召集天下英雄豪杰作为副将。那时候曹操和袁绍都还是校尉,都归蹇硕统领。并州刺史丁原派张杨率兵到蹇硕那里,被封为假司马。灵帝驾崩后,蹇硕被何进诛杀。张杨又被何进派回并州招募士兵,招募到一千多人,张进就率领这支部队留守上党,攻打山贼。但何进诛杀董卓的计划失败,董卓开始为乱京师。张杨就率手下将士在壶关向上党太守进攻,未能攻克,就改为攻打周围各县,队伍壮大到数千人。山东各地都纷纷起兵要诛杀董卓。袁绍到了河内地区,张杨与他联合,又与匈奴单于于夫罗一起驻扎在漳水一带。匈奴单于想背叛袁绍,但张杨没有同意。单于就扣押了张杨和他一起离开,袁绍派部将麴义追赶到邺城的南面,两军交战,麴义大获全胜。匈奴单于押着张杨到了黎阳,打败度辽将军耿祉的部队,军中士气又重新振作起来。这时候,董卓任命张杨为建义将军、河内太守。天子当时在河东地区,张杨率军来到安邑,被任命为安国将军,封晋阳侯。张杨想恭迎天子返回洛阳,但众位将领都不同意,张杨又率部回到野王。建安元年(196),杨奉、董承、韩暹挟持天子回到洛阳,途中粮食匮乏。张杨带着粮食在路上迎接天子的队伍,才使得他们顺利回到洛阳。到洛阳之后,张杨对部将说:“皇上应该是与天下共存的,所幸现在朝中还有文武百官,我应该在外抵御贼寇入侵,为什么要留在洛阳呢?”于是又率部回了野王。天子立即任命他为大司马。张杨向来和吕布交好。曹操围攻吕布的时候,张杨想发兵援救,但没有成功。就率兵到东市,当做是遥遥为他助威。后来,张杨的部将杨丑杀了张杨来迎合曹操。张杨的另一部将眭固又杀了杨丑,并统率了他的部队,打算往北和袁绍联合。曹操派史涣率部前去拦截,在犬城大败眭固,并斩杀了眭固,将他的队伍全都收编了。

原创文章,作者:believ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alihw.cn/9338.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believe的头像believe
上一篇 2024年 3月 13日
下一篇 2024年 3月 14日

相关推荐

  • 《三国志》董二袁刘传 中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也。高祖父安,为汉司徒。自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由是势倾天下。绍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太祖少与交焉。以大将军掾为侍御史,稍迁中军校尉,至司隶。  …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0日
  • 《三国志》诸夏侯曹传 中

      曹仁字子孝,太祖从弟也。少好弓马弋猎。后豪杰并起,仁亦阴结少年,得千馀人,周旋淮、泗之间,遂从太祖为别部司马,行厉锋校尉。太祖之破袁术,仁所斩获颇多。从征徐州,仁常督骑,为军前…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7日
  • 《三国志》袁张凉国田王邴管传 下

           管宁字幼安,北海朱虚人也。年十六丧父,中表愍其孤贫,咸共赠赗,悉辞不受,称财以送终。长八尺,美须眉。与平原华歆、同县邴原相友,…

    三国志 2024年 3月 28日
  • 《三国志》吕布张邈臧洪传 上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骁武给并州。刺史丁原为骑都尉,屯河内,以布为主簿,大见亲待。灵帝崩,原将兵诣洛阳。与何进谋诛诸黄门,拜执金吾。进败,董卓入京都,将为乱…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3日
  • 《三国志》后妃传 上

           易称“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古先哲王,莫不明后妃之制,顺天地之德。故二妃嫔妫,虞道克隆;任、姒配姬,周室用熙。废兴存亡,恒此之由。春秋说云天…

    三国志 2024年 3月 8日
  • 《三国志》和常杨杜赵裴传 下

    杜袭字子绪,颍川定陵人也。曾祖父安,祖父根,著名前世。袭避乱荆州,刘表待以宾礼。同郡繁钦数见奇於表,袭喻之曰:“吾所以与子俱来者,徒欲龙蟠幽薮,待时凤翔。岂谓刘牧当为拨乱之主,而规…

    三国志 2024年 4月 23日
  • 《三国志》诸夏侯曹传 下

           爽字昭伯,少以宗室谨重,明帝在东宫,甚亲爱之。及即位,为散骑侍郎,累迁城门校尉,加散骑常侍,转武卫将军,宠待有殊。帝寝疾,乃引爽入卧内,拜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

    三国志 2024年 3月 28日
  • 《三国志》明帝纪 上

    明皇帝讳叡,字符仲,文帝太子也。生而太祖爱之,常令在左右。年十五,封武德侯,黄初二年为齐公,三年为平原王。以其母诛,故未建为嗣。七年夏五月,帝病笃,乃立为皇太子。丁巳,即皇帝位,大…

    三国志 2024年 3月 2日
  • 《三国志》任苏杜郑仓传 中

      杜畿字伯侯,京兆杜陵人也。少孤,继母苦之,以孝闻。年二十,为郡功曹,守郑县令。县囚系数百人,畿亲临狱,裁其轻重,尽决遣之,虽未悉当,郡中奇其年少而有大意也。举孝廉,除汉中府丞。…

    三国志 2024年 4月 8日
  • 《三国志》桓二陈徐卫卢传 上

    桓阶字伯绪,长沙临湘人也。仕郡功曹。太守孙坚举阶孝廉,除尚书郎。父丧还乡里。会坚击刘表战死,阶冒难诣表乞坚丧,表义而与之。后太祖与袁绍相拒於官渡,表举州以应绍。阶说其太守张羡曰:“…

    三国志 2024年 4月 22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