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选登】写给外公的一封信

外公:

您好!你在天上过得还好吗?你也许并不认识我,我也可能已认不得你,但我记得你。

我不知道你年轻时的潇洒,我只知道,自打我记事以后,你就是个流着口水,长着双下巴还有些丑陋的老年痴呆患者。当我搀扶着你出去逛路时,旁人看你的眼神和看我的眼神,让我恨不得将你抛在路边,让你自生自灭,但我不能这样做,因为你是我的外公。

小时候,无论是长假还是短假,我都会去外婆家,没别的目的,外婆溺爱我,每次过去都让我一直玩电脑,带我逛超市,走时还会给我一两百块钱。而你是个傻子,我玩电脑你更不会管我,不过我还是很讨厌你,你老在我打游戏的时候跟我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例如:你会指着左边膝盖说:“这是我大女儿。”指着右边膝盖说:“这是我小女儿。”外婆给我解释过,小女儿是我妈,可大女儿是谁她也不知道,因为你与外婆只有一个女儿,可有两个儿子。这个问题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你说你的,我也只是敷衍地答两句。

我也曾恨过你。有次我打游戏打到晚上十一点半,你正喝着酒,却突然对我吼:“赶紧去睡觉。”我急忙关掉电脑,带着恨意回到了床上。不过上了床之后再想,也甚是奇怪,你怎会管我呢?我当时惊喜地以为你的老年痴呆好了,可我不知道,老年痴呆无药可治,根本不可能好。第二天起来,看到你还是原来那般模样,我失望透顶。

还有一次,我与朋友在玩电脑,外婆出去打麻将,你在床上睡觉。我与朋友打得正酣,“嘭”的一声,我与他回头一望:你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你的额头撞破了,流出鲜红的血,我们惊慌失措。等冷静下来,我的朋友将你扶起来,我出去找人帮忙,将一个邻居大妈带到门口,你却又摔了跤,还摔在门口,里面的朋友怎么也将你扶不起来,而我和大妈在外面干着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你扶起,我与大妈赶紧推门而入,鲜血顺着你的脸廓流下,聚在下巴,滴在地上。大妈给你简单包扎好,我打电话给外婆,让她赶紧回家。

2016年,你走了。那是一个夏夜,爸爸接到放学的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殡仪馆。我不知道这是哪里,爸爸带我来这干嘛。这里有许多哭声,哭得撕心裂肺。爸爸带我来到其中一间屋子前,外婆在外面,擦拭着哭红的双眼。我跟随爸爸进入屋子,看见了你。你穿着黑色西服躺在灵柩中,那刻我才知道这里是哪,爸爸带我来干嘛了。我跪在你的灵柩前,为你烧钱纸。可我怕火,只敢把钱往火堆边扔。爸爸看到了,说:“没事,外公会在天上保护你的。”可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会在天上保护我?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但我真不那么害怕了,我将钱纸放入火堆中央,那火从我的手边绕开,也许你真在天上保护我,那火像你给我的温暖。

夏夜蝉鸣,愿天堂的你不再老年痴呆;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无病缠绕;愿下世你还做我的外公…….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八斗文轩 » 【佳作选登】写给外公的一封信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