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愁

皎洁的月光给小村庄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银纱,一切都是那样朦胧。鸟儿不再啼叫,牲畜不再奔跑,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在这里只能看见远山的轮廓和婆娑的树影,只能听见人们酣睡时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吭,吭,吭吭吭……”一声声咳嗽,打破了这一片宁静,那是从一间小小的茅草屋中发出的声响。

“外公,您这么大年纪了,又犯了气管炎,快去睡吧,不用编篮子了!明天接我一起进城吧。”铁蛋远道而来的表哥说。“不了,我的身体还行,几十年的老毛病了,没事!吭,吭,吭吭吭……”。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你也是,快睡吧,老远的从城里来赶来不容易,早点休息,吭吭……。还有,我不去城里。”

一阵沉默。

“我要多编点篮子,好让铁蛋去上学呀!”爷爷故意大声说。

“爷爷,我不去上学了,我陪您种地吧!”这时,铁蛋被两人的谈话声惊醒了。“那怎么能行!说什么浑话!难道你想一辈子窝在村头吗?一辈子寄人篱下,仰人鼻息吗?吭,吭,吭吭吭……”

“但我要照顾你呀。爷爷您说过,我只要学习好,爸爸妈妈就会接我去城里住,但我这回又是第一,还考上了县一中,怎么,怎么……”。

“放心吧,孩子,将来你进城工作,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去,我还等着跟你一起进城享福呢!到时候呀,你就去找他们!吭,吭吭……”

“爷爷,我才不去找他们呢!爷爷把我从小养到大,我要和爷爷永远生活在一起,我一定要带爷爷进城!”

“好,好呀,我的铁蛋聪明,将来一定带爷爷进城!”

月上柳梢头。夜深人静了,累了一天的铁蛋和表哥都睡着了,但爷爷却迟迟不能入睡,他看着月亮陷入了回忆。

在十多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夜,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家在家门口发现了一个弃婴,这个弃婴就是铁蛋。从抱回铁蛋的那一刻,这爷孙的命运就被捆绑在了一起,从此两人相依为命。女儿多次要求他们进城生活,但老人为了铁蛋,便一个人靠手工编篮子,把铁蛋拉扯大,今天他又拒绝了女儿和外孙的好意。

“哎……”,爷爷摸摸胡子,“真怕我这把老骨头等不到铁蛋长大啊!”“吭,吭吭吭吭……”咳嗽声不时的从茅草屋里传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八斗文轩 » 月下愁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