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荀彧攸贾诩传 中

       荀攸字公达,彧从子也。祖父昙,广陵太守。攸少孤。及昙卒,故吏张权求守昙墓。攸年十三,疑之,谓叔父衢曰:“此吏有非常之色,殆将有奸!”衢寤,乃推问,果杀人亡命。由是异之。进秉政,徵海内名士攸等二十馀人。攸到,拜黄门侍郎。董卓之乱,关东兵起,卓徙都长安。攸与议郎郑泰、何颙、侍中种辑、越骑校尉伍琼等谋曰:“董卓无道,甚於桀纣,天下皆怨之,虽资强兵,实一匹夫耳。今直刺杀之以谢百姓,然后据殽、函,辅王命,以号令天下,此桓文之举也。”事垂就而觉,收颙、攸系狱,颙忧惧自杀,攸言语饮食自若,会卓死得免。弃官归,复辟公府,举高第,迁任城相,不行。攸以蜀汉险固,人民殷盛,乃求为蜀郡太守,道绝不得至,驻荆州。
  荀攸字公达,是荀彧的侄子。荀攸的祖父荀昙,担任过广陵太守。荀攸年少时父亲就去世了。等到祖父荀昙去世,荀昙从前的下属张权请求去看守他的墓地。荀攸这时十三岁,心中怀疑,对叔父荀衢说:“这个人脸上神色不正常,恐怕心中有奸诈之意!”荀衢明白了,就追查审问,果然问出他是杀人的逃犯。因此人们都认为荀攸有奇才。何进掌权时,征召天下名士荀攸等二十多人。荀攸到了之后,被任命为黄门侍郎。董卓作乱,关东地区纷纷起兵讨伐董卓,董卓将都城迁到长安。荀攸和议郎郑泰、何颙、侍中种辑、越骑校尉伍琼等人商讨说:“董卓暴虐无道,比夏桀、商纣更严重,天下都对他心怀怨恨,虽然掌握强大的兵力,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匹夫罢了。现在我们杀了他向百姓谢罪,然后占据崤山、函谷关,辅佐天子以号令天下,这就是当年齐桓公、晋文公曾做过的。”但事情即将成功时却被发觉了,董卓将何颙、荀攸都关进大牢,何颙在狱中又担心又恐惧,最后自杀,但荀攸言谈举止、吃饭睡觉都和平常一样,刚好董卓在这时被杀了,荀攸就被赦免了。后来辞官回乡,又被官府征召,科举成绩名列前茅被提升为任城相,但他没有赴任。荀攸因为蜀汉地区地势险固,百姓富庶繁盛,请求担任蜀郡太守,但路上道路断绝,没有能到达,就停留在荆州。
  太祖迎天子都许,遗攸书曰:“方今天下大乱,智士劳心之时也,而顾观变蜀汉,不已久乎!”於是徵攸为汝南太守,入为尚书。太祖素闻攸名,与语大悦,谓荀彧、锺繇曰:“公达,非常人也,吾得与之计事,天下当何忧哉!”以为军师。建安三年,从征张绣。攸言於太祖曰:“绣与刘表相恃为强,然绣以游军仰食於表,表不能供也,势必离。不如缓军以待之,可诱而致也;若急之,其势必相救。”太祖不从,遂进军之穰,与战。绣急,表果救之。军不利。太祖谓攸曰:“不用君言至是。”乃设奇兵复战,大破之。
  太祖奉迎天子迁都许昌,给荀攸写信说:“现如今天下动乱不安,正是有智谋的人劳心劳力的时候,但您在蜀汉地区观察情势变化,不是已经很久了吗?”于是征召荀攸担任汝南太守,并入京担任尚书。太祖一直都听说荀攸的名声,跟他交谈后很高兴,对荀彧、锺繇说:“公达,不是普通人啊,我能和他商讨大事,天下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然后以荀攸为军师。 建安三年(198),荀攸跟随太祖讨伐张绣。荀攸对太祖说:“张绣和刘表互相倚仗,都很强大,但张绣的流动部队要依靠刘表供给粮食,等到刘表无法供应的时候,两人一定会背离。我们不如慢慢进军,可以引诱张绣前来;如果我们迅速攻打,刘表一定会前来援救。”太祖没有听从,就进军到了穰县,和张绣交战。张绣情况危急,刘表果然赶来救援,太祖军失利。太祖对荀攸说:“我没有听从你的建议才导致这样的局面。”又布置奇兵再次交战,大获全胜。
  是岁,太祖自宛征吕布,至下邳,布败退固守,攻之不拔,连战,士卒疲,太祖欲还。攸与郭嘉说曰:“吕布勇而无谋,今三战皆北,其锐气衰矣。三军以将为主,主衰则军无奋意。夫陈宫有智而迟,今及布气之未复,宫谋之未定,进急攻之,布可拔也。”乃引沂、泗灌城,城溃,生禽布。
  这一年,太祖率军从宛城出发进攻吕布,行军到下邳,吕布败退,守城不出,太祖攻城也未能攻克,连续作战,军中人马困乏,太祖打算率军返回。荀攸和郭嘉说:“吕布有勇无谋,现在多次交战他都战败而回,他的锐气已经减弱。三军将士以将帅为主,统帅疲敝,那军队也失去奋战的意志。陈宫有智谋但行动迟缓,现在趁着吕布的锐气还没恢复,陈宫的计谋还没确定,我们出兵快速进攻,吕布一定能攻破。”于是就将沂水、泗水引来灌入城中,城被攻破,将吕布生擒。 
  后从救刘延於白马,攸画策斩颜良。语在武纪。太祖拔白马还,遣辎重循河而西。袁绍渡河追,卒与太祖遇。诸将皆恐,说太祖还保营,攸曰:“此所以禽敌,奈何去之!”太祖目攸而笑。遂以辎重饵贼,贼竞奔之,陈乱。乃纵步骑击,大破之,斩其骑将文丑,太祖遂与绍相拒於官渡。军食方尽,攸言於太祖曰:“绍运车旦暮至,其将韩{荀大}锐而轻敌,击可破也。”太祖曰:“谁可使?”攸曰:“徐晃可。”乃遣晃及史涣邀击破走之,烧其辎重。会许攸来降,言绍遣淳于琼等将万馀兵迎运粮,将骄卒惰,可要击也。众皆疑。唯攸与贾诩劝太祖。太祖乃留攸及曹洪守。太祖自将攻破之,尽斩琼等。绍将张郃、高览烧攻橹降,绍遂弃军走。郃之来,洪疑不敢受,攸谓洪曰:“郃计不用,怒而来,君何疑?”乃受之。
  后来荀攸又跟随太祖到白马援救刘延,荀攸献计斩杀了颜良。这件事在《武帝纪》中有详细记载。太祖攻占白马后率军返回,让运输物资的部队沿着黄河往西。袁绍率军渡过黄河追击,突然和太祖相遇。曹军将领都惊恐,劝说太祖回军固守军营,荀攸说:“这些东西就是用来引诱敌人的,为什么要回去!”太祖看着荀攸笑了。就派将士们用各种器械物资做诱饵引诱贼人,敌人果然奔走争抢,阵势大乱。太祖就派出步兵和骑兵进攻,大败袁军,将骑兵统领文丑斩杀了,太祖就和袁绍在官渡对峙。军中粮食快要吃完,荀攸对太祖说:“袁绍运粮的车队很快就到了,统率的将领韩{荀大有锐气但容易轻敌,攻打他一定可以取胜。”太祖说:“可以派谁去呢?”荀攸说:“徐晃可以。”太祖就派徐晃和史涣半路截击,打败了韩{荀大},韩{荀大}退走,徐晃将他运输的物资全都烧毁。恰好这时许攸前来投降,告知他们袁绍派淳于琼率领一万多人马运送军粮,但将领自满士兵懒惰,可以中途截击。众人都半信半疑。只有荀攸和贾诩劝说太祖相信。太祖就让荀攸和曹洪留守军营,自己率军前去攻打,大胜,将淳于琼等人都斩杀了。袁绍部下张郃、高览将将进攻用的器具都烧毁,向曹军投降,袁绍只能丢下军队逃走。张郃前来投降时,曹洪心中怀疑,不敢接纳,荀攸对曹洪说:“因为袁绍没有采纳张郃的计策,他一怒之下前来投奔,您还怀疑什么呢?”曹洪才接纳了他们。
  七年,从讨袁谭、尚於黎阳。明年,太祖方征刘表,谭、尚争冀州。谭遣辛毗乞降请救,太祖将许之,以问群下。群下多以为表强,宜先平之,谭、尚不足忧也。攸曰:“天下方有事,而刘表坐保江、汉之间,其无四方志可知矣。袁氏据四州之地,带甲十万,绍以宽厚得众,借使二子和睦以守其成业,则天下之难未息也。今兄弟遘恶,此势不两全。若有所并则力专,力专则难图也。及其乱而取之,天下定矣,此时不可失也。”太祖曰:“善。”乃许谭和亲,遂还击破尚。其后谭叛,从斩谭於南皮。冀州平,太祖表封攸曰:“军师荀攸,自初佐臣,无征不从,前后克敌,皆攸之谋也。”於是封陵树亭侯。十二年,下令大论功行封,太祖曰:“忠正密谋,抚宁内外,文若是也。公达其次也。”增邑四百,并前七百户,转为中军师。魏国初建,为尚书令。
  建安七年(202),荀攸跟随太祖到黎阳征讨袁谭、袁尚。第二年,太祖正在征讨刘表时,袁谭、袁尚争夺冀州。袁谭派辛毗来向太祖投降并请求援兵,太祖想答应他,将这件事询问部下。部下大多都认为刘表势力强大,应该先平定他,袁谭、袁尚还没有值得忧虑的。荀攸说:“现在天下正是多事之秋,但刘表却在江汉地区安稳不动,可以知道他没有夺取天下的志向。而袁氏占据四个州的地盘,有十万装备良好的士兵,袁绍依靠他的宽和仁厚得人心,假如他的两个儿子相处和睦,守住已经打下的基业,那天下的动乱就不会停止。现在他们兄弟二人交恶,势必不能两全。如果他们联合起来,那势力就会更强大,这样就更不容易打败了。趁着他们内乱攻占他们,天下就能平定了,这个机会不能失去啊。”太祖说:“确实是这样。”就答应袁谭和他联姻,然后率军回击袁尚,顺利打败了他。后来袁谭又叛离,荀攸又跟随太祖到南皮斩杀了袁谭。冀州平定后,太祖上书请求封赏荀攸,说:“军师荀攸,从一开始就辅佐臣,没有哪次出征是不跟随的,我军得以先后多次战胜敌人,都是依靠荀攸的计谋。”于是朝廷封荀攸为陵树亭侯。建安十二年(207),朝廷下令大行论功行赏,太祖说:“忠诚正直缜密谋划,安抚人心,首先是文若,其次就是公达。”朝廷给荀攸增加封邑四百户,加上之前封赏的一共七百户,转任中军师。魏国刚建立时,荀攸担任尚书令。
  攸深密有智防,自从太祖征伐,常谋谟帷幄,时人及子弟莫知其所言。太祖每称曰:“公达外愚内智,外怯内勇,外弱内强,不伐善,无施劳,智可及,愚不可及,虽颜子、甯武不能过也。”文帝在东宫,太祖谓曰:“荀公达,人之师表也,汝当尽礼敬之。”攸曾病,世子问病,独拜床下,其见尊异如此。攸与锺繇善,繇言:“我每有所行,反覆思惟,自谓无以易;以咨公达,辄复过人意。”公达前后凡画奇策十二,唯繇知之。繇撰集未就,会薨,故世不得尽闻也。攸从征孙权,道薨。太祖言则流涕。
  荀攸思虑深远有智谋,又能保守机密,自从跟随太祖四处征讨,常常运筹帷幄,当时的人和各子弟都没有人能知道他的意思。太祖常常称赞说:“公达表面上愚笨实际上胸怀谋略,表面上怯懦实际上勇武,表面上力弱实则刚强,不夸耀自己的长处,不炫耀自己的功劳,他的智谋别人能达到,但他表面上的愚陋别人是比不上的,就算是颜子、宁武也不能胜过他。”文帝还是太子时,太祖对他说:“荀公达,是众人的榜样,你应该以礼相待。”荀攸曾有一次生病,太子前去探望,独自在床下礼拜,他被人特殊礼待到这种程度。荀攸和锺繇关系密切,锺繇说:“我每次将要有所行动,都会反复思量,自认为没有什么要改变的了;但一拿去向公达询问,他的回复总是超出我的预料。”公达前后策划奇谋妙计共十二条,只有锺繇知道。锺繇将他们编辑成本,但还没有完成就去世了,所以世人都不能完全知道里面的内容。荀攸跟随太祖征讨孙权,在路上就去世了。太祖每次一说起来就流泪。
  长子缉,有攸风,早没。次子適嗣,无子,绝。黄初中,绍封攸孙彪为陵树亭侯,邑三百户,后转封丘阳亭侯。正始中,追谥攸曰敬侯。
  荀攸的长子荀缉,有荀攸的风范,但早早就去世了。次子荀適承袭荀攸的爵位,但无子,断绝了延续。黄初年间(220~226),朝廷下诏封荀攸的孙子荀彪为陵树亭侯,食邑三百户,后又改封为丘阳亭侯。正始年间(240~248),追谥荀攸为敬侯。

原创文章,作者:believ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alihw.cn/9374.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believe的头像believe
上一篇 2024年 3月 28日
下一篇 2024年 3月 28日

相关推荐

  • 《三国志》吴主传

    孙权字仲谋。兄策既定诸郡,时权年十五,以为阳羡长。郡察孝廉,州举茂才,行奉义校尉。汉以策远脩职贡,遣使者刘琬加锡命。琬语人曰:“吾观孙氏兄弟虽各才秀明达,然皆禄祚不终,惟中弟孝廉,…

    三国志 2024年 5月 17日
  • 《三国志》刘司马梁张温贾传 上

      刘馥字元颖,沛国相人也。避乱扬州,建安初,说袁术将戚寄、秦翊,使率众与俱诣太祖。太祖悦之,司徒辟为掾。后孙策所置庐江太守李述攻杀扬州刺史严象。庐江梅乾、雷绪、陈兰等聚众数万在江…

    三国志 2024年 4月 3日
  • 《三国志》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 中

      臧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父戒,为县狱掾,据法不听太守欲所私杀。太守大怒,令收戒诣府,时送者百馀人。霸年十八,将客数十人径於费西山中要夺之,送者莫敢动,因与父俱亡命东海,由是以勇…

    三国志 2024年 4月 12日
  • 《三国志》明帝纪 上

    明皇帝讳叡,字符仲,文帝太子也。生而太祖爱之,常令在左右。年十五,封武德侯,黄初二年为齐公,三年为平原王。以其母诛,故未建为嗣。七年夏五月,帝病笃,乃立为皇太子。丁巳,即皇帝位,大…

    三国志 2024年 3月 2日
  • 《三国志》袁张凉国田王邴管传 中

     田畴字子泰,右北平无终人也。好读书,善击剑。初平元年,义兵起,董卓迁帝于长安。幽州牧刘虞叹曰:“贼臣作乱,朝廷播荡,四海俄然,莫有固志。身备宗室遗老,不得自同於众。今欲奉使展效臣…

    三国志 2024年 3月 28日
  • 《三国志》和常杨杜赵裴传 上

    和洽字阳士,汝南西平人也。举孝廉,大将军辟,皆不就。袁绍在冀州,遣使迎汝南士大夫。洽独以“冀州土平民强,英桀所利,四战之地。本初乘资,虽能强大,然雄豪方起,全未可必也。荆州刘表无他…

    三国志 2024年 4月 22日
  • 《三国志》诸葛亮传

    诸葛亮字孔明,琅琊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父珪,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郡丞。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

    三国志 2024年 5月 5日
  • 《三国志》关张马黄赵传

    关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亡命奔涿郡。先主於乡里合徒众,而羽与张飞为之御侮。先主为平原相,以羽、飞为别部司马,分统部曲。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坐,侍立终日,…

    三国志 2024年 5月 7日
  • 《三国志》明帝纪 下

           二年春二月乙未,太白犯荧惑。癸酉,诏曰:“鞭作官刑,所以纠慢怠也,而顷多以无辜死。其减鞭杖之制,着于令。”三月庚寅,山阳公薨,…

    三国志 2024年 3月 3日
  • 《三国志》刘司马梁张温贾传 下

      温恢字曼基,太原祁人也。父恕,为涿郡太守,卒。恢年十五,送丧还归乡里,内足於财。恢曰:“世方乱,安以富为?”一朝尽散,振施宗族。州里高之,比之郇越。举孝廉,为廪丘长,鄢陵、广川…

    三国志 2024年 4月 5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