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董二袁刘传 上

   董卓字仲颖,陇西临洮人也。少好侠,尝游羌中,尽与诸豪帅相结。后归耕於野,而豪帅有来从之者,卓与俱还,杀耕牛与相宴乐。诸豪帅感其意,归相敛,得杂畜千馀头以赠卓。汉桓帝末,以六郡良家子为羽林郎。卓有才武,旅力少比,双带两鞬,左右驰射,为军司马。从中郎将张奂征并州有功,拜郎中,赐缣九千匹,卓悉以分与吏士。迁广武令,蜀郡北部都尉,西域戊己校尉,免。徵拜并州刺史、河东太守,迁中郎将。讨黄巾,军败抵罪。韩遂等起凉州,复为中郎将,西拒遂。于望垣硖北,为羌、胡数万人所围,粮食乏绝。卓伪欲捕鱼,堰其还道当所渡水为池,使水渟满数十里,默从堰下过其军而决堰。比羌、胡闻知追逐,水已深,不得渡。时六军上陇西,五军败绩,卓独全众而还,屯住扶风。拜前将军,封斄乡侯,徵为并州牧。

  董卓字仲颖,是甘肃临洮人。年少时就喜好游侠,曾经到西北 少数民族羌族生活的地区游历,与很多当地豪杰首领结交。后来游历结束,回到家乡务农,那些曾和他交好的豪杰首领有过来看望他的,董卓都会邀请他们一起回家,还将自己耕地的牛杀掉来招待客人。那些人被董卓的豪爽义气感动,等到回去之后,收集了牛马羊等各类牲畜一千多头赠送给董卓。东汉桓帝末年,朝廷下令选拔汉阳、陇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六个郡的良家子弟担任羽林郎。因为董卓有才气又勇武,力大过人,能够背两只箭袋在纵马急驰中左右开弓,被选中担任军司马,是军中负责掌管行军之事的。后来跟随中郎将张奂征讨并州,立下战功,被授予郎中之职,并赏赐了细绢九千匹,董卓将这些赏赐都分给了与他一同征战的将士们。后来,被提升至广武令,还担任过蜀郡北部都尉、主管西域诸民族事务的西域戊己校尉,后来被免职了。后来还担任过并州刺史、河东太守,又回到京师担任过中郎将的官职。在率军讨伐黄巾军的时候,战败失利,被罚免职以抵罪。西北的韩遂等人在凉州起事作乱,朝廷又重新任命他为中郎将,朝廷派他率兵平叛,西北的战事才被平定 。董卓率军到达望垣硖以北地区的时候,被羌族与胡人的数万兵马包围,粮食匮乏即将断绝。董卓假装想要捕鱼,将军队要取道回去的水道修建水坝堵住,让数十里的水面高涨,然后董卓让军队悄悄从水坝下经过,然后凿开水坝。等到羌族、胡人的人马得知消息想要追赶的时候,水已经很深,没有办法渡过。当时一共有六支军队前往陇西讨伐韩遂,其中五支军队都战败失利,只有董卓率领的那一队能完整地撤退回来,驻扎在扶风郡。后来朝廷授予他前将军的官职,被封为斄乡侯,担任并州牧。

  灵帝崩,少帝即位。大将军何进与司隶校尉袁绍谋诛诸阉官,太后不从。进乃召卓使将兵诣京师,并密令上书曰:“中常侍张让等窃幸乘宠,浊乱海内。昔赵鞅兴晋阳之甲,以逐君侧之恶。臣辄鸣钟鼓如洛阳,即讨让等。”欲以胁迫太后。卓未至,进败。中常侍段珪等劫帝走小平津。卓遂将其众迎帝于北芒,还宫。时进弟车骑将军苗为进众所杀,进、苗部曲无所属,皆诣卓。卓又使吕布杀执金吾丁原,并其众,故京都兵权唯在卓。

  灵帝刘宏驾崩,少帝刘辩登基为帝。大将军何进和司隶校尉袁绍密谋要除掉朝中的宦官,太后没有同意他们的计划。何进就召见董卓,让他率领军队来到京都,并让他秘密给皇上上书说:“宫中的中常侍张让等人侥幸得到陛下的宠信,就扰乱朝政,危害天下。从前晋国大臣赵鞅曾率领晋阳的兵马进入京城,除掉君主身边的佞臣荀寅和七吉射等奸恶小人。现在我也想要敲响战鼓率军前往洛阳,除掉陛下身边的张让等奸臣。”何进是想要借董卓的威势来胁迫太后同意他们的计划。但董卓的军队还没有开到京师,何进就已经失败被张让等人所杀。然后中常侍段珪又劫持少帝逃到黄河岸边的小平津渡口。董卓于是率其部众在到洛阳北郊的北邙山迎接少帝回宫。当时何进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又在战乱中因为被怀疑勾结张让等被何进的部下杀害,所以何进、何苗的的部队没有了将领,他们的部队都归入了董卓的部队。董卓又派吕布杀掉负责保卫京师的执金吾丁原,把其军队也收编在自己手下,所以京都的兵权都掌握在董卓手中。

  先是,进遣骑都尉太山鲍信所在募兵,適至,信谓绍曰:“卓拥强兵,有异志,今不早图,将为所制;及其初至疲劳,袭之可禽也。”绍畏卓,不敢发,信遂还乡里。

  之前,大将军何进派遣骑都尉太山鲍信到外地招募士兵,这时他正好回到洛阳,看到洛阳的形势,就告诉袁绍说:“董卓拥有的兵力强盛,但有谋朝篡位的企图,现在如果不早除掉他,以后都会受他牵制。我们应该趁他刚到京师,军队疲惫,只要我们偷袭,一定可以将他擒获。”但袁绍畏惧董卓的势力,不敢发兵,鲍信就辞官回乡了。

  於是以久不雨,策免司空刘弘而卓代之,俄迁太尉,假节钺虎贲。遂废帝为弘农王。寻又杀王及何太后。立灵帝少子陈留王,是为献帝。卓迁相国,封郿侯,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又封卓母为池阳君,置家令、丞。卓既率精兵来,適值帝室大乱,得专废立,据有武库甲兵,国家珍宝,威震天下。卓性残忍不仁,遂以严刑胁众,睚眦之隙必报,人不自保。尝遣军到阳城,时適二月社,民各在其社下,悉就断其男子头,驾其车牛,载其妇女财物,以所断头系车辕轴,连轸而还洛,云攻贼大获,称万岁。入开阳城门,焚烧其头,以妇女与甲兵为婢妾。至于奸乱宫人公主。其凶逆如此。

  这时京师已经很久没有下雨,董卓趁机上奏,认为是朝臣的罪过,请求免去司空刘弘的职位,由自己接替他的职位,不久他就被提升为太尉,掌管总领军队的权利和调动各路兵马的符节。董卓掌握了国家的军政大权,就废掉了少帝,改封弘农王。不久又将弘农王与何太后杀害。他扶持灵帝的小儿子陈留王登基,就是汉献帝。董卓借献帝之名将自己提升为相国,封为郿侯,享有上奏时只称官职不称姓名的权利,还可以穿鞋上殿。献帝还下诏封董卓的母亲为池阳君,并设置家令、家丞的官职。董卓率领精锐部队到达的时候,正好遇上皇室不稳定,所以可以趁机掌握帝王的废立大权,掌握国家的武器装备与精锐部队,占有各类奇珍异宝,威势之大,震动天下。而董卓生性残暴毫无仁慈之心,以严酷的刑罚来胁迫众人,哪怕只有一点点恩怨也一定要报复,使得朝廷内外的文武官员都如履薄冰,人人自危。董卓曾经派遣军队到阳城,刚好遇上当地百姓在举行庙会祭祀,百姓都在热闹祭祀的时候,下令将其中的男子都抓起来斩首,然后架着抢掠过来的百姓的牛车,载着妇女和百姓的财物,将斩下来的头颅挂在车辕上,驱赶着牛车一辆接一辆地返回洛阳,报告说是征讨贼人大获全胜,大呼万岁。等到回到洛阳城,进入开阳城门后,将首级都焚烧掉,将劫掠来的妇女分给士兵们成为仆婢或妾室。董卓甚至于到宫中奸淫宫中嫔妃和公主,他的凶残暴劣到了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步。

  初,卓信任尚书周毖,城门校尉伍琼等,用其所举韩馥、刘岱、孔伷、张咨、张邈等出宰州郡。而馥等至官,皆合兵将以讨卓。卓闻之,以为毖、琼等通情卖己,皆斩之。

  当初,董卓霸占朝政时,信任尚书周毖和掌管洛阳城门的校尉伍琼等人,还任用他们所举荐的韩馥、刘岱、孔伷、张咨、张邈等人,让他们主管州或郡的事务。但韩馥等人到地方任职后,都联合各自兵马想要讨伐董卓。董卓听闻这件事,认为是周毖和伍琼与他们相互勾结出卖自己,将他们都斩杀了。

  河内太守王匡,遣泰山兵屯河阳津,将以图卓。卓遣疑兵若将於平阴渡者,潜遣锐众从小平北渡,绕击其后,大破之津北,死者略尽。卓以山东豪杰并起,恐惧不宁。初平元年二月,乃徙天子都长安。焚烧洛阳宫室,悉发掘陵墓,取宝物。卓至西京,为太师,号曰尚父。乘青盖金华车,爪画两轓,时人号曰竿摩车。卓弟旻为左将军,封鄠侯;兄子璜为侍中中军校尉典兵;宗族内外并列朝廷。公卿见卓,谒拜车下,卓不为礼。召呼三台尚书以下自诣卓府启事。筑郿坞,高与长安城埒,积谷为三十年储。云事成,雄据天下,不成,守此足以毕老。尝至郿坞,公卿已下祖道於横门外。卓豫施帐幔饮。诱降北地反者数百人,於坐中先断其舌,或斩手足,或凿眼,或镬煮之,未死,偃转杯案间,会者皆战栗亡失匕箸,而卓饮食自若。太史望气,言当有大臣戮死者。故太尉张温时为卫尉,素不善卓,卓心怨之,因天有变,欲以塞咎,使人言温与袁术交关,遂笞杀之。法令苛酷,爱憎淫刑,更相被诬,冤死者千数。百姓嗷嗷,道路以目。悉椎破铜人、钟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大五分,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

  河内太守王匡,派驻扎在泰山的军队开拔到河阳境内的黄河渡口并驻扎在那里,准备发兵洛阳讨伐董卓。董卓派了一支疑兵到平阴境内的黄河渡口,假装从这里渡河,暗中派遣精锐部队从小平渡口渡过黄河,绕到王匡军队的背后发起进攻,在河阳渡口北边打败了王匡的军队,几乎令他的军队全军覆没。董卓因为看到崤山以东的英雄豪杰都纷纷起兵讨伐他,心中恐惧,觉得在洛阳不安心。所以在初平元年(190)二月,董卓挟持少帝将都城迁到长安。还烧毁了洛阳城中的宫殿,将各种陵墓都挖掘开,盗走墓中的各种宝物。董卓到了长安,身居太师之位,号称“尚父”。出入乘坐皇太子专用的青盖金华车,此车以金花装饰,车盖弓头为龙爪形,有两个车厢,极为豪华高贵,当时的人称之为“竿摩车”。董卓的弟弟董旻当时任左将军的职位,被封为鄠侯;董卓兄长的儿子董璜担任侍中、中军校尉典兵两个重要职务;家族中的亲戚都在朝廷中有任职。朝中文武百官见到董卓,都需要下车拜见,但董卓都不回礼。他还传召尚书、御史、符节三台尚书以下的官员到他府中商议朝政;他修建了私人城池,名叫“郿坞”,高度与长安城城墙一样,他在城中积藏的劫掠而来的粮食足够三十年的食用。他还说,等到大业成功,就可以坐拥天下,如果大业不成功,靠着这些累积的财宝也足够安养天年了。曾有一次他离开长安前往郿坞,朝中官员在长安城门处为他设宴践行。董卓事先让人在那里设置了帐篷帷幔,与众臣畅饮。然后下令将在北地郡诱降的叛变的士兵百姓数百人押上来,当着文武官员的面下令将他们的舌头斩断,然后有的斩断手脚,有的将眼睛剜掉,有的放进锅里蒸煮,那些受刑之后还没有死去的人,在桌案下哀嚎挣扎,在场的官员都非常惊恐以至于手中的筷子都拿不稳,但董卓却依然饮酒自乐,面不改色。掌管天文和历法的太史官观察天象,上奏说应该要有大臣要被董卓杀害了。曾经担任太尉的张温这时担任卫尉,向来都不喜欢董卓,董卓心中对他很是厌恨,刚好遇上天象有异,董卓想要找借口掩饰自己的过错,就派人散布谣言说张温和袁绍互相勾结,于是少帝就下令将他用鞭刑杀死了。这时的国家,律法严苛残酷,过分使用酷刑,百姓朝臣都被诬陷,因为这些被冤杀的有数千人。天下百姓哀怨不断,在路上都互相用眼神示意。董卓还将宫中的铜人和悬挂的钟磬全部打坏,还改变五铢钱的流通制度,另外铸了五分小钱,上面没有花纹和文字,周边和中间的孔洞也无轮廓,不加磨冶加工。结果造成货币贬值,物价上涨,一斛谷的价格涨到数十万钱。从这以后商业开始凋敝。

  三年四月,司徒王允、尚书仆射士孙瑞、卓将吕布共谋诛卓。是时,天子有疾新愈,大会未央殿。布使同郡骑都尉李肃等,将亲兵十馀人,伪著卫士服守掖门。布怀诏书。卓至,肃等格卓。卓惊呼布所在。布曰“有诏”,遂杀卓,夷三族。主簿田景前趋卓尸,布又杀之;凡所杀三人,馀莫敢动。长安士庶咸相庆贺,诸阿附卓者皆下狱死。

  献帝初平三年(192)四月,司徒王允、尚书仆射士孙瑞和董卓部下吕布一起谋划要诛杀董卓。这时候,献帝的病恰好治愈,在未央殿会见百官。吕布派他的同乡,骑都尉李肃带领十几个亲信士兵,装扮成宫中守卫的样子守在宫门处。吕布手中藏着诛杀董卓的诏书。董卓到的时候,李肃等人冲上前去阻拦要击杀董卓。董卓受惊大呼吕布在哪里。吕布大喊:“这里有皇上要诛杀董卓的诏书”,就将董卓杀死,灭掉三族。朝中主簿田景冲上前扑向董卓的尸首,吕布也将他一起诛杀;一连杀掉董卓的亲信三人,其余的人都不敢再有动作。董卓已死,长安城里的官吏百姓都争相庆祝,那些攀附董卓的人都被判下狱处以死刑。

  初,卓女婿中郎将牛辅典兵别屯陕,分遣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略陈留、颍川诸县。卓死,吕布使李肃至陕,欲以诏命诛辅。辅等逆与肃战,肃败走弘农,布诛肃。其后辅营兵有夜叛出者,营中惊,辅以为皆叛,乃取金宝,独与素所厚攴胡赤儿等五六人相随。逾城北渡河,赤儿等利其金宝,斩首送长安。

  当初,董卓的女婿、中郎将牛辅率军驻守在陕县一带,又分别派遣手下的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等人侵占陈留、颍川等县。董卓死后,吕布派李肃到陕县,想要凭借皇帝的诏书诛杀牛辅。牛辅等率军与李肃正面交战,李肃大败,退到弘农郡,吕布下令将李肃杀掉。在这之后牛辅军中有士兵半夜叛逃出军营,军营都被惊动了,牛辅以为部下人都要反叛,就带着金银财宝,只带上素来亲厚的攴胡赤儿等五六人一起离开。翻越城墙后又向北渡过黄河,但手下的攴胡赤儿等人贪图他手中的金银财宝,将他斩首后将首级送往长安。

  比傕等还,辅已败,众无所依,欲各散归。既无赦书,而闻长安中欲尽诛凉州人,忧恐不知所为。用贾诩策,遂将其众而西,所在收兵,比至长安,众十馀万。与卓故部曲樊稠、李蒙、王方等合围长安城。十日城陷,与布战城中,布败走。傕等放兵略长安老少,杀之悉尽,死者狼籍。诛杀卓者,尸王允于市。葬卓于郿,大风暴雨震卓墓,水流入藏,漂其棺椁。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汜为后将军、美阳侯。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傕、汜、稠擅朝政。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屯弘农。

  等到李傕得到消息赶回来,牛辅已经被杀,部队没有首领,都打算散伙各自回乡。但又想到朝廷并没有赦免他们的诏书,又听说长安城中的官员想要将所有凉州人都杀掉,都忧心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他们采用了贾诩的计策,率领各队人马向西奔向长安,沿途都在招兵买马,等到到达长安的时候,已经聚集了十多万人。他们和董卓以前的部下樊稠、李蒙、王方等合兵围攻长安城。十天后长安城被攻陷,又和吕布在城中交战,吕布战败撤走。李傕等人纵容手下兵士在长安城中对男女老少大肆掳掠杀戮,一时间长安城中横尸遍地。同时大肆捕杀诛杀董卓的人,司徒王允也被杀害,将尸首丢在街头。他们将董卓葬在郿地,后来出现大风暴雨震撼的董卓的坟墓,雨水流入墓穴,将董卓的棺椁冲了出来。攻占了长安,李傕担任了车骑将军、池阳侯,兼任司隶校尉,持符节统领全国兵马。郭汜担任后将军,为美阳侯。樊稠担任右将军,被封为万年侯。李傕、郭汜、樊稠等人挟持天子,掌控了朝政。张济成为骠骑将军,被封为平阳侯,军队驻扎在弘农。

  是岁,韩遂、马腾等降,率众诣长安。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凉州。腾征西将军,屯郿。侍中马宇与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等谋,欲使腾袭长安,己为内应,以诛傕等。腾引兵至长平观,宇等谋泄,出奔槐里。稠击腾,腾败走,还凉州;又攻槐里,宇等皆死。时三辅民尚数十万户,傕等放兵劫略,攻剽城邑,人民饥困,二年间相啖食略尽。

  这一年,西北的韩遂、马腾等率部投降,带领部署来到长安。朝廷就封韩遂为镇西将军,派他率军回凉州驻守。任命马腾为征西将军,驻军在郿县。朝中侍中马宇和谏议大夫种邵、右中郎将刘范等人暗中策划,想要让马腾率部偷袭长安,他们在朝中作为内应,希望能诛杀李傕等叛贼。马腾率军到离长安只有五十里的长平观时,马宇等人的计划败露,他们逃到槐里。樊稠率军迎击马腾,马腾战败撤退,率部回到凉州;樊稠又率军攻打槐里,马宇等人都被杀了。当时长安城周围的三辅地区还有数十万户百姓,但李傕等人纵容手下兵士大肆抢劫掠夺,侵占郡县,百姓饥饿困苦,两年之内就出现了人相食的惨象,以至于这里人烟灭绝。

  诸将争权,遂杀稠,并其众。汜与傕转相疑,战斗长安中。傕质天子於营,烧宫殿城门,略官寺,尽收乘舆服御物置其家。傕使公卿诣汜请和,汜皆执之。相攻击连月,死者万数。

  李傕等人相互争夺权势,李傕杀掉了樊稠,收编了他的部众。郭汜和李傕又相互猜忌,后来在长安城中拼杀。李傕将天子挟持在他的军营中,烧毁了各式宫殿城门,掠夺了宫中的库藏,将抢来的车辇和其他服饰与宫中金银财宝都收在自己家中。李傕又派朝臣到郭汜那里请求讲和,郭汜将派过去的官员都收押起来。两人互相争斗长达几个月,因此而死的人超过一万。

  傕将杨奉与傕军吏宋果等谋杀傕,事泄,遂将兵叛傕。傕众叛,稍衰弱。张济自陕和解之,天子乃得出,至新丰、霸陵间。郭汜复欲胁天子还都郿。天子奔奉营,奉击汜破之。汜走南山,奉及将军董承以天子还洛阳。傕、汜悔遣天子,复相与和,追及天子於弘农之曹阳。奉急招河东故白波帅韩暹、胡才、李乐等合,与傕、汜大战。奉兵败,傕等纵兵杀公卿百官,略宫人入弘农。天子走陕,北渡河,失辎重,步行,唯皇后贵人从。至大阳,止人家屋中。奉、暹等遂以天子都安邑,御乘牛车。太尉杨彪、太仆韩融近臣从者十馀人。以暹为征东、才为征西、乐征北将军,并与奉、承持政。遣融至弘农,与傕、汜等连和,还所略宫人公卿百官,及乘舆车马数乘。是时蝗虫起,岁旱无谷,从官食枣菜。诸将不能相率,上下乱,粮食尽。奉、暹、承乃以天子还洛阳。出箕关,下轵道,张杨以食迎道路,拜大司马。语在杨传。天子入洛阳,宫室烧尽,街陌荒芜,百官披荆棘,依丘墙间。州郡各拥兵自卫,莫有至者。饥穷稍甚,尚书郎以下,自出樵采,或饥死墙壁间。

  李傕的部下将领杨奉和军吏宋果等人谋划杀掉李傕,事情败露,就干脆率兵反叛了李傕离开。李傕部下叛变,威势渐渐衰弱。张济这时也从驻扎的弘农来到长安从中调解,献帝这才被李傕放出来,匆匆来到新丰和霸陵间。郭汜又想要挟持天子到郿县,并迁都到这里。献帝听说之后,就逃向杨奉的军营,杨奉率军攻打郭汜并取得了胜利。郭汜率部退到南山一带,杨奉和将军董承护送天子回到洛阳。李傕和郭汜此时又后悔放走献帝,又联合起来,往弘农郡的曹阳一带追赶献帝的车队。杨奉匆忙间与河东的白波军将领韩暹、胡才、李乐等人合兵与李傕郭汜大战。杨奉战败,李傕等让手下将士杀害文武百官,抢掠后宫嫔妃退回弘农。献帝逃往陕县,又向北渡过黄河,但因失去了车马被服等物资,只好步行,只有皇后与贵人跟随。一直走到大阳县,才找到一处人家住下来。杨奉、韩暹等人找到献帝,然后护送献帝以安邑为都城先住下来,出入的车子也只是牛车。身边只有太尉杨彪、太仆韩融和亲信随从十几人。后来,献帝分别任命韩暹、胡才、李乐三人为征东、征西、征北将军,让他们和杨奉、董承共同主持朝政。然后派遣太仆韩融到弘农郡,和李傕、郭汜等人谈判交好,才得以要回被劫掠过去的后宫嫔妃和文物朝臣,还有几辆献帝的轿辇车马。这时候发生了蝗灾,又长久不下雨,粮食几乎没有收成,超沉闷只好到野外摘些枣子挖些野菜来充饥。但军队粮食也断了供应,将领们无法控制骚动不满的士兵,军中乱成一团毫无纪律,这时粮食又已经吃光了。杨奉、韩暹、董承等人决定护送献帝前往洛阳。出了箕关,途经轵道时,晋侯张杨带着食物在路上迎接,献帝封他为大司马。这件事在《张杨传》中有记载。献帝回到洛阳,但洛阳宫殿已经被烧毁损坏,街市上人烟稀少长满荒草,官员们亲自砍去荆棘荒草,在残垣废墟中倚靠休息。这时候各路州郡都各自掌握着军队以自保,没有来洛阳朝见的。等到饥饿困苦越来越严重,尚书郎一下的官员只好每天自行到郊外找野菜或野果充饥,有一些还饿死在废墟断墙之间。

  太祖乃迎天子都许。暹、奉不能奉王法,各出奔,寇徐、扬间,为刘备所杀。董承从太祖岁馀,诛。建安二年,遣谒者仆射裴茂率关西诸将诛傕,夷三族。汜为其将五习所袭,死于郿。济饥饿,至南阳寇略,为穰人所杀,从子绣摄其众。才、乐留河东,才为怨家所杀,乐病死。遂、腾自还凉州,更相寇,后腾入为卫尉,子超领其部曲。十六年,超与关中诸将及遂等反,太祖征破之。语在武纪。遂奔金城,为其将所杀。超据汉阳,腾坐夷三族。赵衢等举义兵讨超,超走汉中从张鲁,后奔刘备,死于蜀。

  这时候,太祖曹操迎献帝到许县作为临时都城。韩暹、杨奉不能遵守朝廷礼法,各自率部离开,侵扰徐州、扬州一带,后来被刘备诛杀。董承跟随太祖一年多,后来也因罪被杀。建安二(197),朝廷派谒者仆射裴茂率领关西各路兵马讨伐李傕,取得胜利,夷灭李傕三族。郭汜被他的部下五习偷袭,死在郿县。张济应为军中粮草不足,到南阳郡侵犯劫掠,被穰县的百姓联合杀死,他的侄子张绣收编了他的部队。胡才、李乐二人留在河东,胡才被仇家所杀,李乐又因病而死。在西北的韩遂、马腾率军回到凉州之后,更加视对方为仇敌,后来马腾入朝担任卫尉,他的儿子马超统领他的部下。建安十六年(211),马超和韩遂还有关中的一些将领举兵反叛,太祖曹操出军征讨,大获全胜。这件事在《武帝纪》中有记载。韩遂战败逃往金城,被他的部下所杀。马超退军占据汉阳,但马腾因为马超的叛逆罪被牵连,被灭了三族。后来赵衢等人发动义兵讨伐马超,马超逃往汉中投奔张鲁,后来又投奔刘备,最后死在了蜀地。

原创文章,作者:believ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alihw.cn/9328.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believe的头像believe
上一篇 2024年 3月 8日
下一篇 2024年 3月 9日

相关推荐

  • 《三国志》张乐于张徐传 上

      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也。本聂壹之后,以避怨变姓。少为郡吏。汉末,并州刺史丁原以辽武力过人,召为从事,使将兵诣京都。何进遣诣河北募兵,得千馀人。还,进败,以兵属董卓。卓败,以兵…

    三国志 2024年 4月 9日
  • 《三国志》任城陈萧王传 上

      任城威王彰,字子文。少善射御,膂力过人,手格猛兽,不避险阻。数从征伐,志意慷慨。太祖尝抑之曰:“汝不念读书慕圣道,而好乘汗马击剑,此一夫之用,何足贵也!”课彰读诗、书,彰谓左右…

    三国志 2024年 4月 17日
  • 《三国志》刘司马梁张温贾传 上

      刘馥字元颖,沛国相人也。避乱扬州,建安初,说袁术将戚寄、秦翊,使率众与俱诣太祖。太祖悦之,司徒辟为掾。后孙策所置庐江太守李述攻杀扬州刺史严象。庐江梅乾、雷绪、陈兰等聚众数万在江…

    三国志 2024年 4月 3日
  • 《三国志》二公孙陶四张传 上

     公孙瓒字伯珪,辽西令支人也。为郡门下书佐。有姿仪,大音声,侯太守器之,以女妻焉,遣诣涿郡卢植读经。后复为郡吏。刘太守坐事徵诣廷尉,瓒为御车,身执徒养。及刘徙日南,瓒具米肉,於北芒…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4日
  • 《三国志》刘司马梁张温贾传 下

      温恢字曼基,太原祁人也。父恕,为涿郡太守,卒。恢年十五,送丧还归乡里,内足於财。恢曰:“世方乱,安以富为?”一朝尽散,振施宗族。州里高之,比之郇越。举孝廉,为廪丘长,鄢陵、广川…

    三国志 2024年 4月 5日
  • 《三国志》诸夏侯曹传 上

    点↑关注  夏侯惇字元让,沛国谯人,夏侯婴之后也。年十四,就师学,人有辱其师者,惇杀之,由是以烈气闻。太祖初起,惇常为裨将,从征伐。太祖行奋武将军,以惇为司马,别屯白马,迁折冲校尉…

    三国志 2024年 3月 16日
  • 《三国志》武帝纪 上

           太祖武皇帝,沛国谯人也,姓曹,讳操,字孟德,汉相国参之后。桓帝世,曹腾为中常侍大长秋,封费亭侯。养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审其生…

    三国志 2024年 2月 26日
  • 《三国志》少帝纪 中

           高贵乡公讳髦,字彦士,文帝孙,东海定王霖子也。正始五年,封郯县高贵乡公。少好学,夙成。齐王废,公卿议迎立公。十月己丑,公至于玄…

    三国志 2024年 3月 8日
  • 《三国志》先主传(刘备)

    先主姓刘,讳备,字玄德,涿郡涿县人,汉景帝子中山靖王胜之后也。胜子贞,元狩六年封涿县陆城亭侯。坐酎金失侯,因家焉。先主祖雄,父弘,世仕州郡。雄举孝廉,官至东郡范令。先主姓刘,名备,…

    三国志 2024年 5月 2日
  • 《三国志》诸葛亮传

    诸葛亮字孔明,琅琊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父珪,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郡丞。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

    三国志 2024年 5月 5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