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读后感:我们都是逆流而上之人

这本书开头就塑造了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城市,没有树木,没有鸟儿,没有色彩,好像上世纪黑白电视中的画面。压抑的开篇,早已昭示着后面一系列的悲剧。

 

一、孤独与流放

 

林语堂说:“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与你无关,这就叫孤独。”细细读来,有种“局外人”的感觉,仿佛这个世界和我不在同一维度。就像鼠疫期间,人们被封闭在这座城市内,城内与城外,城墙是无法翻越的天堑,人们渴望发泄烦躁而焦虑的心情,却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没有亲人和朋友。随着时间的流逝,门窗紧闭,街道空无一人,孤独的氛围笼罩在四周。 

鼠疫消磨了一切,奥兰这座城市似乎成为了流放之地,大家都是“被放逐之人”,每天麻木地看着报纸上患鼠疫的人数。四季依旧在更迭,只是心中荒凉的人,即使走在繁华的季节里,时光依旧是一潭死水,激不起一丝微澜,无思绪灵动,无希望萌动。

但是我想,生活未必要喧嚣才热闹。木心曾说:“生活的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时代会变,人心会变,但不代表身处巨变之中的每个人都必须改变自己。哪怕将来某一天我们身不由己,但心灵的自由仍将是我们最后的乐园。因为当一个人没有了情感,没有了欲望,没有了思想,四大皆空,那么,他还剩下什么?一具躯壳,任人摆布。心灵的归属没了,世间便没有了他的足迹,他已倒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

儒家的一种道德修养方法叫“慎独”,当我们在独处无人监督时,更须谨慎从事。孤独,并非坏事,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可以静静地思考。尘世的浮华可能会迷乱双眼,我们应该给自己一些时间,去寻找遗失的初心。

 

二、爱与别离

 

人们心情焦虑之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与所爱之人永远在一起,绵绵无绝期;或者当爱人不在身边时,能够让所爱之人进入自己的长久无梦的睡乡,直到团圆之日再醒来。这是在鼠疫时,人们内心的独白。分隔两地使大家开始回忆自己与亲人之间曾经的种种喜悦与悲伤,都暗暗发誓,如果渡过了这次的难关,一定要倍加珍惜在一起的时间。但是,那些被鼠疫夺去生命的人,再也无法和亲人团聚,再也无法和担忧自己的亲人诉说相思之苦。所有的爱在离别之时,都成为最伤人的刀子。

当鼠疫结束,城门打开,所有平安无事的人都在站台上和自己爱的人相拥哭泣,互诉衷肠。我想到今日学校解封,出去看樱花,却已经过了最好的观赏时节,望着雨打花落,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如果樱花常开,我们的生命常在,那么两相邂逅就不会动人情怀。”

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或许,这部电影真正教会人们如何看待离别。

一个永生之人,看着自己的孩子从婴儿变成青年,再变成老年,那种痛苦与无助,最终都在朝阳初起的那刻,化为泡沫。“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生活还会继续,送走人间种种别离,送走世间种种变迁,逝者如斯,时光永远不会止步,所以,我们会再度与人萍水相逢,相识相知,一同织下我们的人生。那些默然被岁月消磨的记忆,那些不得不别过的人儿,也会在昔日织里,留下淡淡的身影,与你执手相看泪眼。

经纱是那流逝的光阴,四季逡巡,尽染层云;纬纱是这人世的浮沉,举步踏堙,荡漾心灵。没有人能陪着走到最后,我们在一次一次的相遇和分离中逐渐学会用最平凡的心态迈出前进的脚步,当我们满怀爱意,那么离别不是失去,而是成长;不是终结,而是新生;不是放弃,而是成全。

 

三、信仰与归属感

 

在疫情期间看完了《鼠疫》,倒是多了一份共鸣和理解。

书中写道,政府一开始拒绝承认这是鼠疫,直到情况变得不可控,才手忙脚乱地发布措施,实行封城;然而人民并不买账,认为这是限制他们的自由,以各种方式、各种理由出城,却无济于事。

对比之下,中国在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时,状态截然不同。政府雷厉风行,民众积极配合,上下齐心,以最短的时间,最高的效率遏制了疫情的发展。同样是封城,同样是“非必要不得外出”,西方国家带来的是反抗,中国则是一令出,众人从。

我想,这其中包含着中国人民的一种信仰和归属感,一种对祖国的自信。国家有难时,大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贡献一份力量,不添乱,不拖后腿,海外华侨源源不断地向国内输送物资,七天建成火神山医院,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被国外称为“基建狂魔”。我们在“现实”的条件下,用“现时”的机会,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书中说:“当恐怖统治及其残酷的武器再次降临时,尽管每个人都会感到痛苦,但所有无法成为圣人且拒绝向灾难妥协的人都会成为医生。”医生的职业信仰是“和世界万物原本的样子抗争”,他们以最冷静的态度,将濒死之人拉回生命线上。所有在疫情中逆行的“白衣天使”,身上都流淌着全国十三亿人民的信仰之力,这些信仰之力,为他们保驾护航,为他们穿上铠甲。

古人言,叶落归根,没有国,何来家?正是这份归属感,造就了我们数千年不断的文化传承,成为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底气。我们拥有无与伦比的民族凝聚力,足以撼天动地。泱泱大国,我们不缺负重前行的人,汤汤河海,我们都是逆流而上之人。

 

作者陆思明系学生,就读江苏警官学院。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