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美山川陈汉沟

2020年04月01日 323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陈汉可是一个山水通吃的地方。

不过,这还得感谢毛主席。陈汉位于北纬三十度大别山区,本是一个沼泽也不易见到的山旮旯地区,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我们的先人们硬是靠手挖肩扛,在我们这个山旮旯里建造起了一座中型水库——钓鱼台水库。

从此,我们家乡就成了依山傍水的好地方。这里物产丰富,景色宜人,下面请大家跟我一起目睹她的风采吧。

陈汉鱼

  到宿松,想吃鱼,那就得吃钓鱼台水库里的鱼——陈汉鱼。陈汉钓鱼台水库里的鱼好吃,那是出了名的,走到县城大街上随便一问:

“哪里的鱼好吃?”

“钓鱼台水库里的鱼。”

除了这个回答,你是不会得到其他答案的。市场上每有陈汉鱼售卖,总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吃货们一扫而空。

陈汉鱼,是纯天然野生鱼,鱼苗投入水库后,除了防止有人偷盗,养鱼的人就再也不用忙活什么了。

水库里鱼儿的食物有两大来源:

其一,水库里生长的水草。每年下半年为水库的枯水期,水退后,库底淤泥上就会长满绿茵茵的小草,到来年四月份水才会涨起来。那时,那些草儿就长得相当茂盛了,正好可以成为鱼儿的美餐。

其二,山间的落叶昆虫等。水库被群山环绕,每年进入夏季后,大山经过暴雨的洗刷,大量的落叶落花还有许多的虫儿,就会随着山洪一起涌入水库里,每年夏季总是鱼儿们长得最欢的时候。

记得有一年山上的松树闹虫患,死了不少松树,但那一年的鱼儿特别肥美,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老人们说,水库刚修建起来的那一年,乡集体向水库了投放了许多鱼苗,但之后的五六年人们都没有过打渔的想法,以为长年都没有往水库里投过鱼食,鱼儿肯定没长大。直到有一年发大水,一条重三十四斤的大鱼被大水从泄洪闸上冲了出来,人们才恍然大悟——新修的水库也就是鱼食最多的水库。

那一年枯水期打上来的鱼,七八十斤的比比皆是。可是那么大的鱼,像猪一样,肉身体里面的脂肪特别多,吃着腻人。大家都不敢吃,怕吃傻了。真是“山旮老,见识少”啊!

臭叶豆腐

首先声明,臭叶豆腐可不是臭豆腐。淮南王发明了豆腐,我们陈汉山里人发明了臭叶豆腐。

其实我们陈汉地区的豆腐也是全县闻名的,就如陈汉鱼一样,有口皆碑。人们对豆腐再熟悉不过。在此,我只想谈谈我们这里人发明的臭叶豆腐。

在陈汉的大山里,生长着一种植物,名叫臭叶。每年夏季长势最为旺盛,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你总能闻到一股草叶的味道,一种浓浓醇的香味。因味道重,直来直去的山里人就给了它一个下里巴人的名字——臭叶。

小时候,我们山里的孩子家里都比较拮据,没钱买零食吃,可馋虫又在嘴里闹腾,没办法,我们就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上山去采臭叶,打臭叶豆腐吃。

采来上好的臭叶后,我们就把它捣碎,碾成沫,再用纱布过滤掉叶渣,一大盆翠绿的液汁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接下来可不是往里面添石膏——添石膏添的是钙,而做臭叶豆腐需要添钾,添氢氧离子。直说了吧,它就是草木灰在水中搅拌后,澄清后的那一碗具有魔力的水。里面富含钾离子和氢氧离子,还有少量微量元素。添加进那翠绿的汁液后,过不了几分钟,一大盆“翡翠”——臭叶豆腐,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豆腐,绿莹莹,亮晶晶的,吃在嘴里清香润滑,是夏天最好的解暑食品,比什么王老吉、和其正的效果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

竹笋

竹笋到处有,我就谈谈咱们家乡关于好笋子的识别方法。

笋子中,冬笋是上品,嫩而鲜美,吃在口里,没有春笋那种麻麻的感觉。咱们家乡把冬笋叫“黄标笋”,是较嫩的笋子,因还没有出土,笋壳是黄颜色的,并因此而得名。

把春笋叫“黑标笋”。春天到了,那些笋子都探出了头来,笋壳也就变成黑色的了,这是较老的笋子。很多人都认为黑苗笋好,那完全是好坏倒置。

不过冬笋黄标笋可不好找,你想想它们都在土里,我们人又没有猪那样的嗅觉,怎么能轻易找出它们的位置呢?不过方法还是有的,主要看竹林中竹子叶的颜色,一眼望去,那叶子翠得发黑的竹子周围必有两三支黄标笋。当然,这就要靠每个人的悟性了。

洋芋圆子

这是我们家乡重要餐宴里一道必不可少菜。主料很简单——红薯粉、土豆(洋芋)。先把洋芋煮烂,碾成泥,再把红薯粉掺和在一起碾揉,最后把揉好的面团搓成条,用刀把那些“条子”切成一块一块的,圆柱形,大拇指厚。

接下来就是把那些圆柱形粉块在锅底均匀排好,添上油,加适量的水,用温火烧煮,水开始干后,就必须得用锅铲把它们经常翻转一下,直到“圆柱”的横截面起了一层金黄的壳为止。这样做出来的圆子外焦里嫩,嚼在嘴里,既有壳儿的香味,又有土豆和红薯粉混合后产生的鲜味,吃的人都会不禁大块朵颐起来。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上文说的鱼也好,豆腐也好,洋芋圆子也好,笋子也好……它们的美味都离不开水,离不开我们家乡又甜又美,喝道肚里不闹鬼的山泉水。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美食之源,之根本。很难想象我上文说的臭叶豆腐,用大城市富含氯气的水来打制,是个什么味道。怪不得让人们常说,同样的豆子,在陈汉打出的豆腐就是高一个味。

与心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