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红亮《文城》读后感:人生就是自己的往事和他人的序章

阿强一句“他们来自一个名叫文城的城镇,在遥远的南方,渡过长江以后还要走六百里路,那里是江南水乡”,成为林祥福一生的追索目标。当林祥福决定在溪镇住下来,其实他内心已经笃定自己找的文城并不存在,但是他心中的文城仍然还在。他不确定溪镇是不是文城,但他感觉到小美就在溪镇。

事实上,最后证明林祥福的判断是正确的。只不过,当林祥福再逢小美时,“纪小美的名字在墓碑右侧,林祥福躺在棺材左侧,两人左右相隔,咫尺之间”。世间竟有这等的凄美?林祥福在经历磨难、九死一生中要找的人,最后竟然以这种方式相见,如果人真有灵魂,在另一个世界他们将又是一种邂逅。

在阴阴相隔的世界里,那些大黄鱼、小黄鱼、银票,都显得不值一提了。

第一次阿强和小美一起到林祥福的家里,这是整个故事的偶然。小美的第一次离开,林祥福很是怅然,但内心仍然能够接受,似乎这总在意料之中,在父母的坟前,这个男人哭诉着敞开心扉。此时,林祥福并未以一生为“赌注”押在文城、押在小美身上。

小美再一次回来,是因为她怀了林祥福的女儿,她面临的巨大的人生矛盾,但她却没有在选择上有过丝毫的犹豫,一边是对即将出生女儿的挂念;另一边是对阿强的爱情,她从第二次回到林祥福家之日便坚定的知道自己仍然要离开,因为阿强。只不过,小美没有告诉林祥福,这一切对林祥福未免太过残忍,为此,林祥福押注了自己的一生。

千年之前,苏东坡借柔奴之口说“此心安处是吾乡”,一个女人做得到,宋美玲也是如此,在美国终了此生。然而,对一个男人,确实极是困难。林祥福溪镇落脚,还是内心的那个文城的存在,因为他感觉小美就在溪镇,他甚至用维修旧房子的窗户这种大海捞针的方式寻找小美,但他内心深处仍然是“回家”,他去见土匪赎票之前让翠萍带给田大的信,已说明了这一切,这是对死亡预知之前的托付。

然而,令林祥福不曾想到的是他希望接他回去的田大,却是被四兄弟以平板车上一具尸体的状态来“接少爷回家”。

此刻,令人痛不欲生。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文城”,只不过有人是用一生去寻找。有人说:“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是一见钟情,而人世间最凄美的爱情也是一见钟情,因为它犹如烟花一样,瞬间辉煌,留下的多半是久久和惆怅和遗憾!”


民间工匠林祥福

“他开设的木器社遐迩闻名,生产的木器林祥福林祥福总总,床桌椅凳衣橱箱匣条案木盆马桶遍布方圆百里人家,还有迎亲的花轿和出殡的棺材……”,林祥福出生于黄河北边的一个木工世家,从小跟着父亲和木匠师傅学习木工活,小小年纪就与斧子、刨子和锯子打起交道,而且废寝忘食。

林祥福的父亲去世之后,林祥福继续外出学艺,他拜的第一个师傅是软木器匠——陈箱柜,手艺都写在名字之中了。这个软木器匠在那个时代算是思想开放,他推崇硬木器匠,丝毫没有门派壁垒,他大大方方的向林祥福推荐了徐硬木,一样也是,手艺写在名字之中了。徐硬木倒是坦诚说“木工行里只有分门别类,没有贫贱富贵”。

这些,让林祥福大开眼界,加上自己勤奋好学,很快掌握了木工的技艺,为他在溪镇万亩荡中经营下一千多亩肥沃的田地,奠定了基础。

林祥福一生历经磨难,但他从不缺钱,不仅仅是父亲留下的房产、银票,更多的是自己在溪镇用一双手不辞劳苦的奋斗和创造。

林祥福是民间工匠的一个缩影,也给当代社会树立一面镜子。

哪个行业能够迅速致富?通过捷径迅速发财,这些方法往往写在《刑法》之中了。日常工作中我见过很多,一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入一个公司,轻轻松松敲敲键盘,并不依赖专业知识却能月薪上万甚至十万。这些例子时常发生在借助互联网窃取公民个人信息、各种形式的套路贷、各种名目的非法集资、非法期货等行业。是的,别人不敢做的他敢,当然工资要高、待遇要好。然而,是否考虑过,随着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健全,单纯靠胆大发财致富,已是极其危险。

许文强、丁力生活的上海滩那是一百多年前的旧中国了。

这个社会,除了靠资本生财的极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还真是应当扎扎实实、不浮夸,努力用自己的知识、智慧去寻求生存之道,如果知识、智慧都没有,靠体力生活者亦不例外。

律师行业也是如此,完全没有两样。把林祥福对木器行业的这种精神和做法,复制到当下的律师行业中来,相信也一定会成就一个业务精湛的好律师。为此,我矢志不渝!


忠义精神鼓舞人心

《文城》中的人物,林祥福、顾益民、陈永良、田大、李美莲、朱伯崇等等,他们身上彰显着忠义精神,甚至包括到处割人耳朵的反面人物土匪和尚。

最让我感动的是田大兄弟五人,自从田大的父亲逃荒中被林祥福的父亲收留,田家五兄弟便忠心耿耿,既不图财也不贪心,数十年种地收成都妥妥的交给“少爷”林祥福,以致最终田大收到那封“叶落该归根,人故当还乡”写了又抹的家信,林祥福让田大带上兄弟到溪镇接他回家。田家五兄弟便按照少爷的吩咐启程去接林祥福回家,此时林祥福在冥冥中知道自己或许不能活着回去了,如若不是如此,他并不需要田家兄弟去接。

陈永良是林祥福最好的朋友,情同一家人。为了给林祥福报仇而克服自己的懦弱,组织民间武装成功击溃土匪张一斧,并手刃张一斧。这一部分让人觉得酣畅淋漓、大快人心,尽管描写的过于血腥残忍,此时暂未不去联系政治、不去还原当年军阀混战的民不聊生。

还有李美莲,当林祥福的女儿林百家被土匪绑票时,明知道人票到土匪手上会被百般折磨,仍然坚定让自己的儿子陈耀武去替换了林百家。李美莲的理由很简单“一个女孩子被人折磨后怎么嫁人呀!”陈永良知道后一点不表示反对,理由是“孩子咱家有两个,林祥福只有一个”。人间大义,感人至深。

不得不说,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忠义精神能够更加生动形象的展现出来,电视剧中亦屡见不鲜。忠义并非必须在刀光剑影、江湖恩怨中呈现,快意恩仇也并非忠义的唯一实现方式。

事实上,忠义精神的核心是诚信,这与我们法律人所掌握的法的精神一脉相承。

此前,我专门思考过法律人的忠恕精神【法律人的“忠”“恕”精神】,其中恕是律师的悲天悯人之心,而忠则包括忠于自己信仰、忠于自己的委托人、忠于互为同事的合伙人,这是律师的忠义。

“人生就是自己的往事和他人的序章”,《文城》留下的遐想,准备一起体味吧!

(2021年4月18日于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