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敬爱情,敬人性的光辉

李郡清 第二临床学院2019级学生

上帝擦去他们所有的眼泪,死亡不再有,也不再有悲伤和生离死别,不再有痛苦,因往事已矣。
——《泰坦尼克号》

可能在许多人看来《泰坦尼克号》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爱情故事,贵族少女露丝和放荡不羁的青年画家杰克在号称“永不沉没的巨轮”泰坦尼克号相识相爱,而在正当露丝决定冲破牢笼去与杰克在一起的时候,却迎来了泰坦尼克号撞击冰山的命运。而这个美好的爱情故事之所以让人难以忘怀,是因为杰克为这段爱情献出了生命,他们的旷世之恋也因此得到了永恒的传唱。

时间轮转,让我们回到那场惊心动魄的“世纪海难”中,跟随那位海难幸存老者露丝,一起回顾那被灰尘掩盖的鲜活记忆。

“You jump,I jump”

甲板上的惊鸿一瞥,让杰克对露丝一见钟情。

杰克的“You jump,I jump”,用以死相救的决心和诚恳,救回了绝望的露丝。

 

渴望挣脱桎梏、离经叛道的露西遇见了会笑着和她说“这是莫奈的画”的杰克,理所当然,他们成功地彼此吸引,为自由、为艺术、也为没有束缚的爱情。在他们爱情最美好的时候,泰坦尼克号撞到了冰山,爱情也将在这里折戟,杰克只能临终前对露丝说:“你会离开这里,你会子孙满堂,你会看着你的孩子长大,你会在百年后寿终正寝,你会死在温暖的床上。”

 

这是爱情最好的模样吧,在随时可能冻死的大西洋中,杰克把生的机会留给了露丝,他尽全力把露丝推上木板,守着她,期望她一生长寿,子孙满堂。因为我爱你,所以尽我所能给你我有的,并祝福你余生美满。

而露丝为了回报杰克给的爱,给了自己最精彩的一生。她周游各地,她畅饮廉价啤酒,她像男人一样跨开双腿骑马,她活得丰富又多彩,拥有了完满的爱情和家庭,也如愿在温床上离开人世。可她从来没有忘记过杰克,因为爱一个人最好的状态是因为他而变成更好的自己,是永远怀着热忱,向这份爱意交付成长。哪怕她与杰克已经天人永隔,可爱永不消弭。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必须有结果,也不是所有爱情都必须幸福。如果泰坦尼克号没有沉没,如果杰克活下来了,那么这场旷世之爱大概也会沉寂在茶油酱醋的平淡生活里,美好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停在了最好的时候。

沉没掉的人性的黑暗与光明

当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已成为必然,人性开始变得复杂,至美与至丑都在这一刻清清楚楚。

船即将沉没,救生艇数量远远不够,只能载下一半人,这意味着有另外一半人只能在船上等死。而在这时候,露丝的母亲还在计较着救生艇应该按等级乘坐,上流社会的优越感和冷漠显露无疑。

造成泰坦尼克号沉没以及1000多人死亡的凶手之一伊斯梅在海难发生时,在全体邮轮官员团结指挥时作为泰坦尼克号的主人却跳下坐满女人和小孩的逃生艇上,独自逃生。卡尔为了逃生抱起甲板上哭泣的小女孩以“相依为命”为借口上船,却在船翻时只顾自己安全,将小女孩弃之不顾。

有人苟且偷生,在灾难面前展露出了人性的丑陋。而有的人穿着得体拒绝了生的机会,将之留给了妇女和儿童,展现了人性最光辉的一面。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是恐怖的,但也是感人的,船在下沉的过程中仍有许许多多的生命在这场浩劫中留给了世人伟岸的背影和坦然的神色,他们有的是自责的船舶制造师,有的是将自己与泰坦尼克号共存亡的船长,有的是维持逃生秩序的船员……他们选择了直面生死而谢罪,即使他们同样也是危难里的一员。他们用生命为代价,证明着人性的责任与善良。
 
当泰坦尼克号倾斜的越来越厉害,它的设计师将时钟拨到了船沉没的时刻;年老的夫妇流着泪十指相扣、紧紧相拥,安详地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降临;年轻的母亲讲着美丽的童话使孩子安然入睡;教父在倾斜的残破船体手捧圣经诵读教义;随船乐队一边带着笑意自嘲“在用餐时,他们也从未认真欣赏音乐”,一边奏响旋律,“与各位合作是我的荣幸。”这是怎样的一种从容。
图片
当那些或欢快或沉郁的曲调成为了震耳欲聋的背景音,船上的惊慌奔跑的人群都已成了远景,对待死亡,他们从容而镇静,即使他们当中有些人也是贵族,有着优先上船的资格,却仍然将求生的希望给了妇女和儿童,生命的最后,他们体面又优雅的告别,用生命为代价,证明着人性的高贵。

这部影片中没有任何晦涩难懂的情节,它只是娓娓道来了一个灾难中永恒的爱情故事,它告诉人们在灾难面前,生命是脆弱的,但却可以赋予爱情不朽的力量;它也展示了灾难来临时的人性。有人苟且求生,也有人将生的机会留给别人。

没有故作高深的姿态,却拥有最震撼人心的力量,这大概是因为责任、善良和爱本来就是我们作为人类最本真的一面,人性的高贵与身份、地位、金钱毫无关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