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读后感

这本书页数不多,连着大概读了三个晚上就读完了,读后感却几天都没写出来,为什么?因为这本书看似讲了几个故事,却没有一个故事是完整的。留给我的印象就像是书的名字,远处的山,在雾气的笼罩下,模糊的,淡淡的影子。在这个雨夜的凌点4点醒来,我突然就想写这本书的读后感了。

本书通过主人公悦子在小女儿到来的几天时间里回忆过往20多年的岁月,偶尔与现实穿插,这总让我想起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就是总忍不住一直想看下去,一环扣着一环,引人入胜,不到最后,不知道真相和结局是什么。

第一件事说的是悦子的大女儿景子自杀了,我是被这事吸引,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自杀,是什么样恶劣的遭遇让一个正青春年华的女孩自杀。只是这书到结束也没说,或许想让给我们自己去体会。

本书主要是悦子的回忆,回忆起在日本生活时段遇到的一对母女佐知子与万里子,在悦子的回忆里,佐知子是一个曾经嫁在富贵人家,由于战争原因,丈夫死亡,家族没落,带着女儿流亡到她们这个山村的落魄贵妇。为了生存,佐治子去餐馆做工,常常把孩子丢家一整天。万里子,在悦子的回忆里,没有具体的年龄,孤僻,聪明,偶有异于常人的举动。她大多时候一个人玩耍,她的伙伴是两只猫——母猫和一只小猫,她对动物有着奇怪的依赖,有一次,她看到一只蜘蛛,她问:“我把它吃了会怎么样?它没有毒”

现实穿插里,主人公悦子,有两个女儿,一个在日本出生的景子,景子的父亲是日本人人绪方二郎。小女儿妮基,是个英国人,妮基父亲的角色没有出现在悦子的回忆里。

本书隐约让人觉得悦子就是佐知子,而万里子就是景子,但我宁愿希望不是,为什么?

在悦子的回忆里,佐知子一直想逃离日本,对美国有着美好的期待,认为到美国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能带她离开的美国男人丝毫不怀疑。在佐知子追随这个出轨,骗钱的美国男人离开日本前,将两只猫放在篮子里,提去山村的河边,先是把小猫抓起来摁进河水里,几分钟后拿起来,猫没死。她把小猫丢回笼子里跟母猫一起,然后把篮子丢进了河水里,而这一切,万里子一直看着,看着河水慢慢吞没。

本书我有一些喜欢的句子,摘抄如下:

“我从来不想显得不友好,可是大概我也从来没有刻意努力显得友好。因为那时我还是想独自一人、不被打扰”。

“我从来不在乎他们那样的人想什么,现在我更不在乎了。”

“我在喧闹的地方能睡着,可是我不记得怎么在安静的地方睡觉了”

“人重要的不是年龄,而是经历。有的人活到一百岁也没经历过什么事”

“很多女人,被孩子和讨厌的男人捆住手脚,过得很不开心。可是她们没有勇气改变一切。就这么过完一生。”

“人浪费生命是悲催的。”

“当你老是见到同一个人、见不到别人时,有时候难免会有摩擦。”

“回忆,可能是不可靠的东西,常常被你回忆时的环境所大大的扭曲。”

“每个人对新事物总有点害怕。”

“人有时就得冒险。你不能看着生命白白浪费。”

“那么多女人被灌输这种思想,认为生活就是结婚,然后生一大堆孩子。你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某个人觉得自己的经历太过痛苦或不堪,无法启口,于是借用别人的故事来讲自己的故事。”

社会上偶尔能见到一些小小年纪的人自杀,总勾起我10岁那年,看着大我一岁半的姐姐自杀而心痛不已,但是后来我找到了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一定是上天觉得她活得太苦了,所以让她去另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享受美好了。

回忆是什么呢?回忆像是时间的过滤器,筛去痛苦,余下美好。在一些名人自传里,那些人的生活经历过各种磨难,但是在她们的回忆里,痛苦的感觉早已模糊不清,记得的都是偶尔的一点点甜。生活如果给某个人非同寻常的经历和磨难,结果大概是两类,要么长成了出类拔萃,对其他人更有爱,像大海一样海纳百川的人;要么长成了抱怨一切,对其他人充满恨,生活越过越遭的人。不过在大多时候,在经历痛苦的当下,我们总会放大自己所受的苦,忽略或者低估别人遭受的苦,以为自己经受的是非同寻常的磨难,以为生活给的这种经历是特别不一样的考验。

其实,大多数人所经历的,只是足够长成一个普通人的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