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读《我与地坛》

我似乎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风雨剥落的砖块琉璃、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道、参天的古树、城市里难遇的清新自由空气,这里应该是地坛。我环顾四周,发现一位坐轮椅的中年人,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被时间斑驳的轮子粘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