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读《我与地坛》

我似乎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风雨剥落的砖块琉璃、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道、参天的古树、城市里难遇的清新自由空气,这里应该是地坛。 我环顾四周,发现一位坐轮椅的中年人,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被时间斑驳的轮子粘在零落成泥的湿土上,留下浅辙痕。他在静止沉思,其执着忘我,仿佛在以一个低沉的心跳频率将自己同地坛连在一起。 这是我想象中的史铁生。 几年前我读过《我与地坛》,这次是第二次。我的初中从《秋天地怀念》开始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