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读后感:曲终人散 空余悲

当我读到程蝶衣说: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我的眼泪终于决堤了。 程蝶衣——小豆子,一句话道尽一生苦。 小豆子的苦被写出来了,写的明明白白,妓女的孩子,没有父亲的孩子,若矫情起来说,便是连出生也是个错误。 待小豆子长到八九岁,被母亲送到戏班,母亲是好心,戏也是手艺,学个手艺,让孩子一辈子有饭吃,有个出头的机会。怎奈天生多一指,母亲一狠心生生剁了下来。 待留到戏班里,一帮秃小子,练功的苦虽是挨着,但一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