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13级台阶》读后感:所谓复仇心,就是对失去的人的爱

本书是日本作家写的一个关于寻找真凶的故事。

一对老夫妇惨遭杀害。一切证据都指向树原亮,他却因车祸,恰好丧失了案发前后数小时的记忆……

死刑执行官南乡携手刚假释出狱的纯一调查,希望替这位丧失记忆的死刑犯洗清冤屈。但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树原亮在被判处死刑前三个月突然想起的一个情节——在那对老夫妇死亡的那天,他自己曾经走在台阶上。

纯一25岁那年,在餐馆吃饭时碰上了同样在就餐的恭介,对方挑衅找茬,两人发生口角斗殴,纯一为了摆脱恭介纠缠,推了对方一把,恭介在倒退过程中,被一只矮凳子拌住双脚,身体腾空而起,后脑着地而死亡。纯一被判为伤害致死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调查过程中相继出现了这些人物:

刑满被假释的纯一第一件事就是去给恭介的父亲佐村光男道歉,光男礼貌的接待了他,为他倒了一杯水,接受了他的道歉。

树原亮被判处死刑前,委托人出高额奖金雇佣律师为他洗清冤屈,律师聘请了南乡做为寻找真相的人,南乡作为一个死刑执行官,在支持与反对死刑之间犹豫不决,不知道死刑的存在是否正确。南乡想通过帮助假释人员走入社会的过程,来证明杀了人的人也有真诚悔过之心,因此找到了纯一作为调查的帮手。

在调查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一位社会地位很高的成功人士的帮助,帮助他们的人是树原亮曾经的雇主——阳光饭店的董事长安藤。

还有一位是被老夫妇监护过的犯过杀人罪的男人叫室户,这对夫妇死时,丢失了三样东西——印签,存折,杀人工具小斧头。

你来猜猜,光男、委托人、安腾,室户这四个人,哪位是真凶呢?

日本作家写悬疑小说,故事总是曲折离奇,一环套一环,不到最后压根猜不到真凶,如果你也很好奇,那就去看看吧

这本书中有一些我喜欢的句子,摘抄如下:

“随着一天天变成大人,多余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从陡坡上往下滚是很容易的,难的是在平坦的道路上行走。”

“人一旦犯了罪,就无可挽回地破坏了自己原有的生活环境。”

“人在正义的名义下审判另一个人的时候,所谓的正义并不存在普遍的标准。”

“犯罪所破坏的并不仅仅是眼睛看得到的东西,而是深深地侵入人们心中,破坏了人们心中最根本的东西。”

“是人都有复仇心,所谓复仇心,就是对失去的人的爱。”

“关于死刑制度是否应该存续的争论,很容易让人感情用事,恐怕这就是本能与理性的斗争。”

“监狱是惩罚犯罪者的地方呢,还是通过教育矫正犯罪者反社会人格的地方呢?”

“法律这个东西,常常有被权利一方恣意滥用的危险。”

“伤害罪只适用于肉体创伤,毁灭的人心却无人理睬”

“是否值得为一场痛快淋漓的复仇,陪葬掉自己的人生?”

日本仅对犯有多重命案的罪犯执行死刑。依据法律,死刑在判决后有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即便用尽所有上诉机会,还得由法务大臣(法务相)签署执行令方可执行。而多数法务大臣因为政治主张或其他个人的原因,普遍不愿意充当刽子手的角色,拒签执行令,从而导致日本国实际执行死刑的案例非常之少。执行死刑的手段类似英国曾经使用过的长距坠落绞刑法。死刑通常在非周休二日及国定假日在看守所执行,刑场会有一个祭台,依死刑犯的宗教信仰不同而设置。行刑时,会先依受刑人的身高不同而决定绞绳的长度,然后由三名死刑执行官各自按下三个按钮,但只有其中一个会产生作用。当按钮按下时,地上的活门便会开启,死刑犯便会瞬间从高处坠落,系在死刑犯颈部的绞绳会瞬间将头部向后拉,以致颈椎折断造成严重骨折,中断大脑对其他器官的指令,使死刑犯失去知觉,然后心脏停止跳动,造成死亡。

本书中,一个人要被判死刑,一级一级审批,总共需要13个人签字,与本书名字相呼应。树原亮坐了10年牢,在这期间进行了4次申请上诉,法务大臣在卸任前一天签署了死刑判定,但在最后关头找到了新的证据,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