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摘抄好词佳句?古代文学家如何摘抄

要不要摘抄好词佳句?有的老师认为摘抄好词好句,会严重损伤孩子的读写能力;有的老师认为“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摘抄好词佳句可以大量积累语言素材,有助于孩子读写能力的提升……

到底要不要摘抄好词佳句?不同年级段的孩子,要求肯定不一样。

01
低年级学生重在培养阅读兴趣,

不建议摘抄好词佳句

儿童阅读,是儿童生命的一种自然需要。在阅读故事中,儿童的情感变丰富了,细腻了,更有弹性了,而儿童的理智,则变得更深邃和多元了。更重要的是,儿童的人格也通过故事得到了发展,变得更有原则,更能区分善恶。

父母和老师,则往往会焦虑:

你读那么快,究竟读懂了没有?

你读一本书,究竟收获了什么呀?

甚至于会提出一些不恰当的任务。例如完成摘抄笔记:

1. 摘抄不少于10个好词;

2. 摘抄不少于3个好句子;

3. 写下你今天的阅读感悟。

不少低年级学生,本来很喜欢读书,但为了完成摘抄笔记,只能压缩读书时间,降低读书质量,胡乱找一些“好词佳句”,应付了事。

低年级学生摘抄好词佳句有用吗?其实没多少用处。

我很赞同魏智渊老师的观点:“孩子如果头脑里堆积了太多的好词好句,必然丧失真正的感觉。或者说,真正的感觉被陈词滥调钝化了。实际上,孩子成了“哑巴”,他无法创造出活的语言来。

这就像一个漂亮的姑娘,别人告诉他,金饰品是美的,鲜艳的衣服是美的……最终她会丧失对美的感觉,从而成为一个衣着恶俗的没有品味的人。

当儿童沉迷于一本书的时候,他的大脑处于活跃状态,这意味着,学习,并且是高品质的学习正在发生。一旦强制性地要求儿童摘抄好词佳句,那么,阅读的兴趣就会大大地减弱。

所以,父母和老师,不要做儿童阅读兴趣的杀手。

让阅读回归阅读本身,让阅读像呼吸一样自然。

02
图片
中年级学生进行海量阅读,

根据孩子的阅读情况选择是否摘抄

“自动化阅读”是苏霍姆林斯基提出来的一个概念,苏霍姆林斯基说:在小学,你要教会所有的儿童这样阅读:在阅读的同时能够思考,在思考的同时能够阅读。比如:我们在读小说的时候,头脑中显现出来的,并不是文字,而是有意义的连续画面;我们在看一本有难度的书时,能够迅速地把握要点,理解别人思想的精髓;我们读书的时候,能把书中的内容和现实生活联系起来思考……

只有大量阅读的刺激,才能达到阅读自动化,形成语感。

海量阅读,主要集中在三四年级,两年下来,读到2000万字以上,大概200本书。学生平均每天的阅读时间,在1小时左右。当然,以上数据仅供参考。

海量阅读的目的,是儿童在短时间内快速地阅读文本,同时完成思考和理解。就像我们在读小说的时候,往往一目十行,但是精彩的情节,如在眼前,这就是阅读自动化的表现。

海量阅读,并不是速读,不是读得速度越快越好。读小说的速度的确很快,但不是速读,因为我们不是要提取小说的信息,而是要享受读小说带来的乐趣,让孩子越来越爱读书。

中年级孩子要进行海量阅读,肯定要在阅读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如果中年级学生已经爱上阅读,读完一本书后,能主动摘抄自己喜欢的好词佳句,既是语言积累,也是一种享受。家长和老师应该多表扬,多鼓励。

中年级学生如果还没有爱上阅读,老师和家长强迫孩子摘抄好词佳句,只会适得其反。抓紧时间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比摘抄好词佳句重要多了。

03
图片
高年级学生和初中生已经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

建议用心摘抄经典

先来看看古人抄书的几个故事吧:

苏轼抄书

有一天,黄冈教官朱载上来访苏轼,门上传贴进去,好久不见主人出来。朱载上等得不耐,几乎想要走了,才见苏轼一路走来,一路连声道歉,赧然道:“适才了些日课,失于探知驾到。”朱君就问:“先生适来所谓日课者是什么?”

“抄《汉书》。”

“以先生大才,开卷一览,自可终生不忘,何用手抄?

“不然,”轼答,“我读《汉书》,至今已经抄过三遍。第一次每段事抄三字为题,第二次两字为题,现在只用一字。”

朱载上肃然离席,向主人请求道:“不知先生所抄的书,肯让我见识见识否?”

苏轼便命老兵去内室取来。朱君翻看,茫然不解其意。苏轼便说:“足下试举题上一字。”

朱载上如言举某段题上一字,苏轼即应声背诵数百言,无一字差误。朱君为之惊叹不已。

抄书

(张)溥幼嗜学。所读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沃汤数次。后名读书之斋曰“七录”。溥诗文敏捷,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毫,俄顷立就,以故名高一时。——选自《明史·张溥列传》

张溥是明代的著名文学家,他的书斋名字叫“七录斋”,何以得名呢?原来他“所读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也就是说张溥读书,不单单是读一读,而且还要抄写;不单单要抄写,而且要抄七遍。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名高一时”,“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毫,俄顷立就”。也就是下笔千言,倚马可待。

宋濂抄书

选入初中语文教材中的文言文《送东阳马生序》,其作者宋濂也是“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

从以上若干故事,不难看出,抄书是我们古人学习的一个优良传统。读书不如写书,摘抄很重要。到底抄什么呢?抄学生自己喜欢的经典,抄“与学生命中注定的那本书”。

有的学生喜欢国学,可以抄写《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庄子》《老子》……;

有的学生喜欢诗词,可以抄写《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

有的学生《西游记》,可以抄写《西游记》里喜欢的部分;

有的学生喜欢《红楼梦》,可以抄写《红楼梦》里的诗词歌赋;

有的学生喜欢《简·爱》,可以抄写书里的经典语录;

有的学生喜欢《基督山伯爵》,可以抄写书里的部分内容;

……

用心抄写,可以深入理解这本书,并把书里所学运用于自己的生活实践,还可以对这本书进行深入的拓展性阅读,要成为一个年纪虽小,但却是对此了如指掌的专家。

不管任何年段的学生,读书和摘抄,都不是孩子必须完成的“甜蜜负担”,也不是孩子应付大人的“读写任务”。

读书和摘抄,应该是学生主动完成,并能体验丰富的读写乐趣,享受高雅的精神追求。

读书和摘抄,更应该是伴随学生一辈子的好习惯。

网站地址:https://nalihw.cn
本文地址:https://nalihw.cn/743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上午9:25
下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上午9: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