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影评观后感:人们需要用良知战胜邪恶

  鼓起勇气看了《熔炉》,边看边哭。
     其实,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是“他们”——人间正义——在奋战中所不得不使用的办法。
     一想到这里,我就又想哭了。因为这场奋战竟这样久这样难,过程这样曲折。
     性侵儿童的刑事犯罪,竟然被被告人用起了诸多反抗之武器。
     受害人以为只要有法律武器就够了。
     然而,坏人的武器却花样繁多——
     ——诸如“前官礼遇”——天呐,辩护律师和法官是大学同专业的同学,竟然不适用回避的吗?“前官礼遇”竟然成了电影里的“社会潜规则”——离职法官转做律师的第一个案件要判赢——真想爆粗口!
      “前官礼遇”真是简明扼要的概括,这是公然蔑视法律!公开践踏公平正义!原来法律可以形同虚设,原来人和人可以在法律上不平等!
     当受害人用法律当武器的时候,无论如何,他不会想到,原来法律可以这样无能——所以,电影里的民秀(受害男孩)采用了私力救济,他采取了以暴制暴,采取了一命抵一命的极端方式!这就是法律无能的结果,会让人对法律失去信心,会让人诉诸私刑,会滋长暴力。
     坏人的武器——
     ——诸如协商撤案——天呐,这是什么样的检察制度啊?刑事案件竟然可以私下协商撤案的吗?像强奸、猥亵这类案件,怎么可以设置成可以协商撤案的呢?特别是以弱势群体为侵害对象的罪名,必须是公诉案件呀!
      电影里的检察制度严重有问题啊,一个设立了“人权中心”的地方,竟然在检察制度的设计上允许出现可以践踏“人权”之处,我真的是无法理解。
     电影里的孩子们,他们的人权在哪里呢?没有人问过他们,却可以替他们做决定原谅那些坏人!
     真是讽刺啊,一个拥有着“人权中心”的国度,却无视孩子们的人权。坏人连对孩子们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
      坏人们从监所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到风月场所庆祝胜利。
      而孩子们的哭泣,被很多人很多人无视。
     坏人的武器——
     ——诸如受害者的贫穷。哎,我又要哭了。一个坏人,竟然连受害者的贫穷也可以拿来做武器。当初他选择贫穷人家的孩子去欺负的时候,就已经把受害人贫穷这一武器拿在手上了。
      贫穷啊贫穷,我该怎么说你呢?有句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幸总是紧着一家人欺负。电影里的民秀家,父亲智力残疾还病重,母亲跑了,奶奶年老,自己和弟弟又是聋哑残障儿童。
     仿佛命运在故意欺负民秀一家,所以坏人也欺负上了民秀和弟弟。因为坏人已经看透了民秀一家的虚弱,才敢如此的为非作歹呀。
      电影里很多场景是高楼与铁皮平房同在一个画面的场景。这就揭示了,贫富的差异。
     一个国家,若想发展的好,需要的是人民都站起来,人民都有良知。而不是漠视贫穷的长期存在,不是坐视“前官礼遇”陋习不除,不是抱着“金钱万能”的意识,以为什么都可以商量商量,打打折扣!
     任何国家,都会有坏人,法律便是为了惩罚坏人而设立的。谁也不敢说,强奸罪猥亵罪可以不用了,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犯罪了。
     犯这个罪的人会有,人性摆在那里,不能否认,有些人确实无法正确看待和处理自己的欲望,确实会犯下不可理喻的重罪。
     但最关键的是不可以让法律无能,不可以让一个法条形同虚设,不可以让正义得不到伸张,不可以让受害人已经受伤的心灵体会不到公义带来的慰藉。
     《熔炉》的电影,看起来是非常虐心的。但拍的非常好,因为电影揭示了很多成年人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很多时候,人们坚持奋斗的过程里,会遇到很多阻力。孩子的哮喘,母亲的埋怨,家庭的贫困,对于个体,都是一个巨大的阻力。
     但是,很多时候,良知不允许我们退却。因为眼前的困境是一时的,良心的拷问却会是一生的。
     电影里把警官的形象设计成了单一的,其实我很喜欢小说里对于警官的双面设置。因为警官虽然是配角,却也侧面去印证了成年人被阻力改造的无奈。
     当年晴明少年郎,而今浮沉尘世中。成年人在缺乏勇气的时候,在奋战时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时候,在前有豺狼后无退路的时候,真的很容易妥协。
     油腻,不是自己本就想油,而是深处这油缸中,无法出油污而不染。
       所以,我觉得如果把警官和徐幼真对话的那部分加进去,会更有层次。
     总的来说,这部电影值得一看。电影结尾时,有一行字幕,说他们还在奋战中。
     随小说附带了一个时间线海报,说是熔炉法后来出台了。我想这是小说和电影唤起了更多人的良知的结果。
     说真的,读了小说,看了电影,我才知道,生在中国,我何其幸运。我们有回避制度,我们有检察院公诉制度,我们有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制度,而今我们还消灭了贫穷。
     原来我们一直拥有着种种优越的制度。原来我们在制度设计之初,已经勘破了人性,已经从最初制订时就尽量避免出现《熔炉》里那种无法伸张正义的情形了。而我们如此优越的规则,却还在不断的完善中。
     《教父》里,教父承载着某些公义的实现之责。可能教父把这类以私人报复实现个体公义的事当做生意。但在我看来,教父是法律无能的产物。
     《熔炉》里,法律无能,还没有教父。唯有一个穷且益坚的徐幼真,然而她的力量也是如此之小啊。若人们需要用良知战胜邪恶,那该是一个多么颠倒的世界啊——
     ——法律,不就是为了在良知介入之前,就把正义实现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