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往文城的方向—余华《文城》读后感

一样朴实的语言,一样接地气的款款道来,这无疑让我读出了独属于余华的味道,他的表达依旧直白,依旧赤裸裸,依旧让人颤栗。无独有偶,小说的结局依旧是个悲剧,错过的一生,是时代的造就,还是个人的执念,总之,当躺着林祥福的棺材被人抬着经过小美的坟墓时,这一辈子他终于找到了她,而当棺材重新被抬起匆匆离去时,他们这辈子终究只是彼此的过客。可惜直到离世,他们依旧没有放下心中的执念。

图片

 

这部小说不像《活着》和《兄弟》那样有着非常强烈的时代感,很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那个时代的无奈,那个时代让人窒息的氛围,通过人物凄惨的命运鲜血淋漓的展现在读者面前,让人顿然感觉生在那个年代,能够活着已实属不易。然而《文城》,除了国民党不同支派混战,土匪横行给了读者明确的背景交代,整部小说读下来,并不容易被代入,与其说这是那个年代的故事,不如说这是一部现代故事在那个年代的重演。

《文城》通篇分两部分,男女主人公以各自视角推进着整个故事的展开,男主人公本来是个憨厚朴实的北方农民,有着还算殷实的地产,房产,祖孙几辈的积累,也有不小的财产,他的命运原本可以像他的父亲,爷爷一样,娶个家境还算可以的女人,守着这份家产,世世代代,香火相传。然而这一切却被一个来自南方的女人给打破了。

 

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的小美,不仅有着漂亮的容貌,也有着其他女孩无法企及的聪慧和伶俐,这份与生俱来的天资给了她改变命运的机会,也是这份天资毁了她的一辈子。由于家庭实在困窘,小美从十岁开始就被父母送到溪镇的沈家做童养媳,也就是从她踏入沈家的第一天开始,除了林祥福,另外一个男人的命运也被改变了,那就是小美的丈夫阿强。这个男人为了小美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弃父母于不顾,和小美私奔而去,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路却是一条不归之路。

与其说一个女人害了两个男人,不如说是各自的选择害了彼此。就像余华曾说:“时代的洪流推着每个人做出各自的选择。这是一个荒蛮的年代,结束的尚未结束,开始的尚未开始。”而他们就生活在这个荒蛮年代,国民党混战,土匪横行,最苦的就是老百姓,当生命都无法保障的时候,无论何种选择,都是错的结局。

 

文中有句话是这样写的:落叶归根,人故当还乡。这是林祥福在去土匪那交付赎金前留下的一封信里面的话,他这一辈子,就因那份寻找小美的执念,来到异乡溪镇,却没想到直到死才能返回故乡,更没想到当他来到溪镇,并决定留在这里的时候,小美和丈夫阿强已经离开了人世。

文城本不该存在,却有了溪镇发生的一切,如果当初弃溪镇而去,无论文城在哪,只是去往文城的方向,是不是这一切就还有希望?还是说其实这一切已经命中注定,只因这是一个荒蛮年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