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晓我姓名》读后感:多一点善心,少一点指责和谩骂

一个普通亚裔美国女孩遭遇性侵,对方是一名参加过奥运会预选赛的游泳新星,也是斯坦福大学的大一新生。起诉后法官判了6个月,实际执行只有三个月的判决,面对法庭的不公审判,受害者发表了长达12页的法庭陈述。
这份陈述被媒体一字不删发表,阅读量迅速增加,最多达到1800万的阅读,终于引起了美国高层的关注,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发表公开信对她表示支持,米歇尔帮助其与斯坦福大学周旋,最后当时宣判的法官被联名罢免。在案件的影响下,加州改变了性侵立法。
这是一本纪实文学,作者从头至尾都没有表现出对待不公时应有的愤怒,只是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从遭遇性侵事件后到最终胜利的4年多时间里,自己的感受,变化,周围人的变化,这些变化在阅读的过程里足以让人感受到巨大的伤害。
书中有一些我喜欢的句子摘抄如下:
生活巨大而混乱,没有什么是黑白分明的,没有什么会按照线性轨迹发展,当一天结束的时候,早上能醒来就已经称得上是个奇迹。
 
世界上不存在好的刺杀或坏的刺杀,两厢情愿的谋杀或非两厢情愿的谋杀。
 
我从未想过如何将爱作为呈堂证供。安全总是一种幻觉。
 
你必须坚持下去,看看你的生活如何展开,因为它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这不是一个你是否能活下来的问题,而是在你活下来以后,等待你的是什么美好的东西。
 
假装是多么容易,我们展示着碎片,却隐藏起山脉。坏品质可以隐藏在一个好人的内心,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身体需要改造,想要拥有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必须使用你的身体——没有身体你就无法体验任何事情——所以你的身体也应该是有意义的。
 
我们大多数人都明白,你的未来并不是许诺给你的,它是通过你所做的选择日复一日地构建起来的,你的未来是通过努力和行动一点点赢得的,如果你不采取相应的行动,这个梦想就会消失。
 
如果惩罚是基于潜力,那么有特权的人就会得到较轻的刑罚。否认黑暗并不会使任何人更接近光明。
 
如果你是少数派,如果没有人相信你,那并不意味着你错了。相反,它意味着社会太慢,还没追赶上你。如果那些少数人不屈服,不放弃他们的真理,世界就会在他们脚下发生变化。
 
生活中有太多的牺牲,把事情缩短,压制生命去做需要做的事情,以使它走向明天。
 
恨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会占据太多的自我空间。如果我原谅了他,并不是因为我圣洁,而是因为我需要清理自己的内心空间,让那些不快的情绪得以平息。
 
这本书让我想起了吴亦凡事件,其中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作家六六发表的那段支持他的言论,六六在2016年是这么说的:“本来对吴亦凡无好无坏,现在忽然就喜欢他了。长得这么好看,还要哄人,陪玩睡还要被背叛。女的也是贱,明明是炮友,还想睡出个青史留名来。是青楼的青。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你是能歌善舞呢还是琴棋书画?你是绝代天骄呢?还是红袖添香?啥都没有就想上位,把我们凡凡吓着,毁了以后多少女粉丝的福利!”
从这段言论里,我感受到女人在为难女人这件事上,更得心应手,更下得狠手。在批判女人的时候,也更毫不留情,更残酷冷血。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些女人在与男人竞争的时候——惨败,所以她只能把所有的戾气用在了对付相比男人而言更好应对的女人身上?
这类女性跟家暴的男性一样,在与男人竞争的过程中失败后,只好对相对弱的女性下手,用大白话说就是欺软怕硬。
关于做人的权利,并不因为她貌美或者貌丑,也不因她有多少技能,更不因为地位与对方不对等,就没有拒绝的权利。就算对方权利,地位,财富均不可匹敌,相对的当事人也有不爱,不喜欢的权利。
爱是最不可计算的,有的人她喜欢的就不是大多数人喜欢的那类型,你有你爱的权利,别人有别人不爱的权利,这两种权利应该是平等的,不能因为别人不爱你爱的人,别人就是不对,就是犯贱。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一个男人在财富,外表,权利上都出众,会有更多人喜欢,但也要允许不喜欢他的人的权利。
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长得不美,就认为她的审美也是有问题的。也不能因为一个女孩子,不喜欢大多数人喜欢的人,就是一种罪过。更不能因为她拒绝了各方面比她优秀的人,就认为她一定有阴谋。如果再见到女性受害者的时候,请更多一点善心,少一点指责和谩骂。
本是同类,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