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男爵》读后感:永不悬落的热气球

柯西莫·奥瓦斯科·迪·隆多——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入天空……”合上《树上的男爵》这本书,心中宛若饮下一杯茗香的茶,虽初尝味淡,但细细品来,却有一阵醇郁的芬芳缠绕在心间,丝丝缕缕,挥之不去。柯西莫追寻自我价值,向往真正的自由,这份矢志不移的信念不正是我们所缺失的吗?

《树上的男爵》为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所作,讲述了柯希莫因拒食蜗牛被男爵父亲怒斥,从而爬上了树,拒绝下地,在树上度过一生的故事。在这期间,他将狩猎得来的动物皮毛做成衣服,在树上搭建舒适的房屋、引流泉水来解决自己的饮用水问题、帮助扑灭森里大火,结交了许许多多的朋友,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小说以主人公弟弟的视角展开,客观生动、引人入胜。

作者在柯西莫看到对面翁达利瓦家花园的围墙时写道:“一朵白色的玉兰花从墙里探出头来,远处一只风筝在空中飘荡。”他自己仿佛就是这只飘荡的风筝,向往着蔚蓝的领空,同时又热爱着周遭的一切。他在树上倾听年轮的印记,一声粗号,一声尖叫,一阵野草迅即瑟瑟声,一阵流水淙淙响,感受着内心隐约的变化。他的天地已经变了,这是一个新世界,而柯希莫恰恰在这里找到了心灵得以栖息的住所。他始终认为,为了与他人真正在一起,唯一的出路是与他人相疏离。事实也正证明了,聪明的柯西莫用他自己的方式寻找到了内心的志趣、自我的价值、真正的自由!这一发现使我激动不已,感受着心灵的震颤,似有一股冲动的洪泉也在我心中萌芽。

思绪随时光翻涌,播响历史的齿轮,碾出光辉的岁月。不由念起战国时期,庄子在涡水垂钓,楚王派二位大夫请他做官。庄子淡然说道:“楚国有只神龟,被杀死至今已三千岁了。楚王十分珍惜它。我请问二位,此龟是宁愿死后留骨而贵,还是宁愿生时在泥水中潜行曳尾呢?”二位大夫道:“那当然是愿活着在泥水中摇尾而行。”庄子说:“二位大夫请回!我也愿在泥水中曳尾而行。庄子所追求的自由是一种无限的、超越性的精神之游。他不要“留骨而贵”的高官厚禄而愿做只“曳尾涂中”自由自在的乌龟。他的逍遥游是精神完全没有倚待、不受束缚的绝对自由的状态,是一种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境界。这正是他所追求的心灵境界,向往的真正自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耳熟能详的诗句随着柯西莫的风筝飘进耳里。诗人裴多菲也向他诗歌中写的那样,为了“自由”而献身在了战场。古今中外,有很多像他们两位一样怀着坚定的信念,探寻着自己心中的自由,羽翼在天地中舒展,心无住、身清素,从始至终,不曾退缩。

这一祯祯画面浮现在眼前,激起心中千层浪。脑中波涛溯回,落入柯西莫最后亮相的那片绿色的苍穹之下,奄奄一息的他最后一跃,随着热气球升入天空。这,是信仰的一跃,是对他病情恶化的最后反抗,至死追寻自由。尽管热气球最终着陆,已是老人的男爵坠落海湾,但,他热爱的自然,热爱的土地,热爱的天空将会永安他的魂灵。热气球是他最后对自由的寄托,他追寻的价值不仅仅是身体的自由,更是心灵的自由。他的肉体可能逝去,但柯西莫的热气球永不悬落!

反观当今社会,又有多少人拥有并追逐着一份纯粹的自由?多少人口头宣扬着梦想,却在错误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多少人打着所谓“自由”的名号,表面风光,背地苟且,塑造着粉丝面前的“价值”?

“柯西莫·奥瓦斯科·迪·隆多——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入天空……”再读这句话,胸中清明一片。真正的自由亦似磐石坚守,就算面临一场暴风,无言缄默,凝视夜空,思考着生命的价值。愿我们心中都有一只永不悬落的热气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