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读后感:可笑可笑

没想到,我终究还是被《少年的你如此美丽》给感动的哭了。

“我喜欢一个人,想给他一个好的结局。”

好一个北望今心啊。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非常的东野圭吾,非常的《白夜行》和《嫌疑人X的献身》,但《少》又比东野圭吾细腻,文笔和情感刻画都优于东野圭吾。

我从未想过《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会是一本推理书,我觉得这本书为数不多的推理反而非常的精彩。

读完书,我确实被这两个少年感动到,确实被北野感动到,我想只有少年才能做到如此——自制、奉献。

也只有少年才能做到如此——忠诚、信任。

他们是彼此生命里的光。

然而合上书页,我却宁愿他们从未需要过这道光,我宁愿他们永远生活在阳光下,而非黑夜里!

陈念与北野,他们两个就像生活在《千与千寻》魔法世界一样,那里没有呵护,只有无尽的锤炼。

我宁愿他们不需要一夕长大,我宁愿他们不认识,我多希望陈念和北野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不用富贵,哪怕只是温饱,但一家人在一起,安乐温暖,就够了。

这两个少年,缺得只是一个正常的家啊!

可是,因为家成了奢望,他们便成了彼此的光,相互守候着、治愈着。

可是他们真的能彼此治愈吗?

陈念说过:你们都看不见吗?

胡小蝶说过:你们都看不见吗?

郑易一次又一次对陈念说对不起——成年人的对不起啊,意思大约就是我没办法了……

所以,我们这些成年人啊,这些大人啊,发生在孩子身上的事情,我们真的看不见吗?被欺负或者欺负人,我们看不见吗?

我们只能跟受害者说对不起吗?

让孩子保护孩子,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最大的恶意和懦弱!

如果没有北野,陈念会不会是下一个胡小蝶?

如果没有雨衣狂魔,那么北野就会成为魏莱的终结者吧。让一个少年,承担起除暴安良的责任,然后承受法律的制裁,这便是这个成人世界能为孩子们做的吗?

不!不是的!

正如北野希望陈念不要对这世界失望一样,我亦不一样孩子们对这世界失望。

魏莱她们的校园暴力,早已经升级成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她们是在犯罪,而受害者却因为不再信任成年人不再信任警察,而不再向大人们求救了。

比校园暴力更可怕的是我们大人一次一次对坏孩子的宽容,以及一次又一次惯常的抹稀泥!

让坏孩子越来越坏的是我们大人,让受欺负的孩子不敢再出声求救的是我们大人,我们这些大人,可以让这个世界按部就班的运转,却教不好坏孩子也保护不了受欺负的孩子。我们哪里还算什么大人!

魏莱的结果竟然是雨衣狂魔,而非接受审判,可笑可笑!连作者也对这世界是失望的吧——不然干嘛寄希望于恶魔?又或者干嘛寄希望于北野的个人牺牲?

不!不是的!我们本来可以审判魏莱的,我们本来可以保护陈念的,只不过我们假装这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

大人们呐!别再抹稀泥了。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还有一个不写之写,就是阶层!

陈念是底层,而北野不是,北野有钱的大伯和姑姑。

魏莱是渣生,陈念是好生。陈念可以通过考试实现自己的阶层上升,而魏莱不行,所以魏莱是一个泥坑,属于拉一个下来不亏,拉两个赚一个的那种。

魏莱是典型的“垃圾人”属性,恶心人是轻的,把人拉下水对她也没坏处,反正她也不能更差了。

所以,如果从根源上防止《少》里的悲剧,我们这些大人需要给魏莱一个有光的出口,不能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在泥坑里已经没有未来了,差生好生都需要一个有光的通道,有未来有奔头有希望的通道。再有就是陈念,陈念母亲远走温州打工,这类单身母亲,需要给她提供就近的就业岗位,母女分离看似是一家之难,但难为母亲,便是在难为我们的未来!还有北野,他和魏莱是一个层次的,也是看不到光的。北野和魏莱的区别是北野的受歧视是人格侮辱。不知为何,我们对少年们打打闹闹的事情总是宽容的,却对一个人的出身总是喜欢咀嚼而后要狠狠踩上一脚的。就好像一个人自己坏,我们便可以原谅,而如果是他爸爸坏,我们不原谅的不是他爸爸,而会是这个孩子。所以,在“去标签化”这条路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是而想,我们这些大人需要首先自己宽容、需要悲悯。不然,我们做不到“去标签化”,做不到善待弱势母亲,做不到给渣生的人生道路点亮一盏灯!

我们做不到,所以我们只好宽容渣生乱来,无视母女分离,再踩一踩坏人的儿子!

可笑可笑!

一哭!

叹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