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观后感:人类需要反思与拯救的是人类自己

  《雪国列车》是在《饥饿站台》后,我家小哥推荐给我的。
      我觉得《雪国列车》内容更丰满,内涵更深刻。
      首先,对于列车头到列车尾这种“位置”设定,或者说是阶层也好,说是命运也罢,我不是很感兴趣。
      毕竟《饥饿站台》也是在说这事儿。
      我更感兴趣的是电影的结尾——火车炸毁后两个出生在车上的孩子幸存——这个结尾带给我的问题。
     选择!人类的选择!个人的选择!甚至于电影里神一样的威尔福德先生的选择!
     这些选择,哪个是对哪个是错?
      电影里,当地球一片冰封,追溯向回会发现,是那么少数人做出了选择,选择发射一个东西应对地球的变暖。
     然而,这个选择显然错了。地球不但不暖了还冰封了。
     然后呢,威尔福德先生有一个自有生态系统的永动火车。他选择给一些富人、中产、技术人员火车上的位置,或者说火车本身也需要这些人,他们各有其位置。而一些穷人也选择上火车,即使火车上并没有他们的位置。
     因为火车的自有生态体系的承载力,有位置的人各司其位。而没有位置的人呢,以人吃人的方式活了下来,终于获得了“蛋白质棒”的固定配给。
     之后是底层受压迫人民的革命。而到最后发现,连革命也是被计划的,只不过被执行的有点超过预期。但消灭74%的人,这个原始预期还是被执行到位了。
     所以,底层的革命到了结尾处,已经很难去评价他们是底层人民主动的选择还是上层决策者的选择。又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上下一心的选择,又或者说,这是“引擎”的选择。
     当威尔福德说你面对的是整个世界,你面对的是整个人类时,突然的,大概很多人会有一些问题应运而生。
     诸如威尔福德当初选择建造这列火车是对还是错;相对于列车的承载量,控制人口是对是错;面对着已经出现问题的引擎,需要五岁以下儿童去做繁重的劳作是对是错……
     但有些问题,威尔福德一定是错的:对底层的剥削一定是错的;不给底层知情权也不给底层选择权一定是错的;简单粗暴的屠杀式的控制人口方式一定是错的;以独裁者的方式,不相信底层人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份不信任一定是错的……
      甚至于,我在想这列列车的存在,本身就是错的……
     底层人先是以人吃人的方式活,后来又以自我奉献的方式活,再后来以吃“蛋白质棒”的方式活。他们完成了从兽性向神性转变,再回归到了人性,开始了底层人按部就班的生活。
     而威尔福德的列车虽然给人类提供了庇护但这辆列车却也是牢笼。因为威尔福德太相信自有生态系统,太相信永动引擎,而忽视了地球的自我调节能力。就像当初人们也不相信地球的自我调节而去过分干涉地球变暖一样。
     所以,威尔福德其实用这列列车困住了自己也困住了列车上的所有的人。
     而且威尔福德还欺骗了列车上所有的人,永动引擎已经出现了问题,只有五岁以下的儿童才能在那个狭窄的空间里进行重复的繁重的劳作,以人工方式去维持引擎的永动。
     正因为这列列车的存在,使得人们没有再去求索如何在冰封的地球上生存这一课题,而是进入到了列车这一个避难所,以逃避的姿态面对着地球的冰雪。
     然而列车的引擎竟然并不是永动的,这就说明列车的停摆是必然的。如此看来,人类逃避了18年,浪费了18年,被困住了18年,又互相算计了18年,让奴役与独裁存在了18年,凡此种种,这列列车,恐怕它的出现,本身就是错的。
     这列列车本是就是逃避的象征,懦弱的象征,当中又充满了奴役与残暴,所以我想,威尔福德的选择是错的;人们茫目的跟随他上车也是错的;接受奴役或者反抗依然如上车时一样茫目还是错的——革命者反对威尔福德却从未想过反对这趟列车;相信乃至信仰这趟列车还是错的。
     正如曾经治理地球变暖的过犹不及一样,人类总是茫目的,把事情做的没有回旋的余地。
      地球变暖也好,变冷也好,人类总以为自己可以统治地球改变地球主宰地球,让地球为人类所用。然而地球何尝不是一列永动列车?
     茫目的人类啊,这地球无论暖与冷,它处之泰然,人类需要反思与拯救的是人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