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最佳,我评给这一本书《草坪的复仇》

《草坪的复仇》是2月读的书里最有趣的一本,而且22年1月才出版,很新鲜。不到10万字的体量,半天就能读完。超短篇的小说集子,阅读过程中随时停下来也不影响什么。

 

我认为作者布劳提根首先是个诗人,然后才是小说家,虽然他出版的小说几乎和诗集一样多。但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整个阅读的过程都能感觉到文字中充斥的诗性语汇和意象。比如在描述一个多雨冬天的仓库拍卖会时,作者说“里面所有的事物都沾上了一种潮湿、美妙的亲昵。”在写到一栋二层老房子时,他说:“房子四周的木头上都有雕花,看起来像是十九世纪的生日蛋。我们就像蜡烛,打算插在这里过夜。”这段描述既形象又幽默。

 

这种幽默感在第一篇《草坪的复仇》里就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一边读一边忍不住大笑。读完全书返回来再看,还是觉得被拔光毛鱼贯而出的鹅,在院子里与杰克相遇的那个场景画面感太强,太令人捧腹。

 

可如果你认为这本小册子就是这样的风格,那就错了。在这薄薄一本小书里,我不仅读到布劳提根对贫困童年的回忆、对战争的记忆、更读到了他对文学、爱情、社会分层、人的异化等话题的独到思考。我觉得他像一个站在两米开外的观察者,冷静又犀利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似玩世不恭,其实敏感细腻。

 

1984年在独居的乡间小屋里,布劳提根用一把大口径手枪结束自己的生命。尸体被发现时,已经高度腐化,尸液渗入地板,留下了一个他身体的轮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结局很像他写的小说。

 

生于大萧条时代的布劳提根,不知道生父是谁,整个童年和母亲辗转遇到各种各样的继父,贫穷和孤独占据他的回忆。17岁开始进行文学写作后,不断被归类到某些文学群体,比如所谓的“后垮掉派”,但实际却从未融入这些群体。他曾经拥有盛名,却快速被大众遗忘。

 

我想他大体上算是一个独行者,在文学之路上独行、人生之路上独行,到最后独自结束生命。他一直试图写像散文的诗,散文诗化的小说和小说化的诗歌,这种诡异的融合有点奇妙不是吗?

 

顺便一说,我喜欢册子里很多的文字,但最最喜欢的篇目是《对花园的需求》,你们读读看?

 

 

开年的头两个月,读完16本书,包括夜读领孩子们重读的两本,以及右右的两本小说。1月和2月的阅读整体都比较浅,3月开学后可能不会读那么多,但阅读的深度和强度都会加大。

 

夜读还在继续,昨天开始读奥兹的《爱与黑暗的故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八斗文轩 » 2月最佳,我评给这一本书《草坪的复仇》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